火箭新闻

  • 民调显示巫统支持率从59%跌至35%
    倪可敏指来屆大选将掀全民政冶海啸

    (太平 26 日讯)
    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今日指出,非政府组织民调显示,如今巫统的支持率已经从上一屆大选的59%跌至35%,因此他深信来屆全国大选将掀起全民政冶大海啸!

    也是太平区国会议员的倪可敏今日在甘文丁受邀出席太平希望联盟主办的“全民启动、挽救大马”运动主持推介仪式时如是指出。
    今天的推介仪式获得约2000人出席,出席者包括誠信党区部主席莫哈末沙艾、土团党区部主席奧斯曼、公正党区部主席阿查哈、保閣亞三州议员郑国霖、后廊州议员廖泰义及行动党宣传局主任张哲敏等,场面热烈。

    倪可敏指出,默廸卡民调中心及INVOKE所展开的民调都显示,巫统的支持率从上屆大选至今不断滑落,INVOKE上个月10万人的民调更显示,经过四年的努力,希望联盟的马来人支持率如今已经首度超越巫统,因此他大力呼吁要看到改变的全国人民在未来数月一定要全力走完改朝换代的“最后一里路”。

    国阵靠“幽灵选民”存活

    倪可敏指出,如果沒有马来人政冶大海啸,国阵就根本无须大規模搬动选民及制造幽灵选民以骗取政权。“单单半港州选区就出現3600个幽灵选民,这点说明了什么?”
    倪氏质问。

    倪氏指出,自从希盟在两个月前揭发霹州拥有高达5万6323名涉及国阵党员的「幽灵选民」沒有地址,国阵就一直词穷,连州务大臣拿督赞比里至今也噤若寒蝉、不敢反驳。他说,这证明国阵已失民心,如今竟然依靠幽灵选民眾来存活。

    倪氏呼吁华社站稳脚步,在来屆大选挺身而出扮演造王者的角色,一鼓作气终结巫统60年的种族霸权。

    阅读全文

  • 民主行动党沙巴州主席兼山打根国会议员黄天发于2017年7月26日在吉隆坡国会发表文告:

    黄天发正式向国会提呈紧急动议
    要求政府对非法越南渔船采取行动

    民主行动党籍山打根国会议员黄天发今日向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阿敏提呈紧急动议,要求政府立即采取严厉执法行动,对付频频侵入我国海域的越南渔船。

    他在动议书中提到,有鉴于这些越南渔船过度捕捞及采用违法的作业方式捕捞,这已经导致特别是沙巴州的海产大幅减少,致使海鲜价格攀升60巴仙,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希望国会能够接纳这项动议,允许展开辩论并由政府做出正式的回应。

    他也形容越南渔船频频在我国海域捕捞的行为,实为一种“国家危机”,它挑战了我国的主权和带来安全问题,这是当局必须正视的问题,并且必须停止所有越南渔船在我国海域捕捞的活动,不管它是否合法,都一律必须严厉停止。

    据了解,这些越南渔船拥有深海捕鱼执照,尽管是来自越南,但却与本地人合作取得合法捕捞的执照,这是非常耐人寻味的,这些渔船不但影响了本地渔民,使用违法的“双船拖网”捕捞作业实际上是违法而且是非常破坏海洋生态的。

    根据一些国际组织的报告揭露,沙巴海域面临严重的过度捕捞问题,导致沙巴的海洋资源严重殆尽,这就是没有好好监管的后果。

    他今日在提呈紧急动议后,随后与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沙希淡和亚庇国会议员黄仕平联合召开记者会,要求政府正视这个问题,并做出决定下令停止和收回所有外国渔船的深海捕鱼执照,以及采取严厉的执法行动,对付侵入的船只。

    阅读全文

  •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7年7月26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要展示马华当家又当权,就敢敢在内阁提出不同意將印裔穆斯林列为土著,别只是过媒体提出自己的意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要展示马华当家又当权,就敢敢在内阁提出不同意將印裔穆斯林列为土著,别只是通过媒体提出自己的意见。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日前宣布会將印裔穆斯林列为土著,廖中莱被媒体查询后说,首相的宣布还没经过内阁和国会通过,这说明了马华在内阁只是装饰作用,没有说法权,巫统并不把马华放在眼里。
    廖中莱不应该只是向媒体放话,他应该以部长身份,在内阁公开反对首相的有关宣布,否则就证明他当家不当权,在内阁只是为了保住官位。
    我国即将庆祝独立60周年,国阵政策长期分化国民,华裔、印裔、泰裔、还有在国家生活了上百年的峇峇娘惹都受到不公平对待,如今大选近了,国阵却以提供印裔穆斯林土著地位来捞取选票,而不非对所有国民一视同仁。马来西亚是多元种族国家,各族都为这个国家的团结和繁荣献力,国民应该有“马来西亚人”的身份。
    民主行动党创党至今,目标很明确,为落实一个“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宏图及目标勇敢前进,撇弃破坏国民团结的种族主义和沙文主义。
    马华自诩代表华社在内阁发声,那就请廖中莱在国会坚持他的立场,以行动证明马华的实权,否则就只是演戏一场,证明马华大事做不到,小事做不好。

    林冠英

    阅读全文

  • 临时保护令连续6年少于投报率10%,
    倪可汉直言警方是受害者获IPO的关键

    (吉隆坡 26日讯) 六年间2万6505宗家暴投报却只发出区区2041张临时保护令(IPO),如此悬殊差距说明许多家暴案受害者在报警后无法得到完善保护,倪可汉直言警方的查案态度是受害者能否获得临时保护令的关键。

    木威区国会议员拿督倪可汉在出席国会后发表文告指出,根据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的国会书面回答所提供的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6年法庭所发出的临时保护令每年都少于投报率的10%,其中2013年的4123宗家庭暴力案却只获发218份临时保护令,占了案件中区区5.29%是六年间最低的比率。他指出,虽然每宗案件各异不是每个受害者都有需要申请临时保护令,但获得临时保护令的比率之低确实让人感到惊讶。

    倪可汉直言,警方调查案件的态度是受害者能否得到临时保护令的关键,许多案件不被警方重视导致受害者无法得到完善的保护。他说,警方所扮演其中一个角色就是要跟受害者解释说申请临时保护令是他们的权益,很多时候受害者在报案时警方也没提起,所以受害者也不清楚自身的权益。

    也是实兆远州议员的倪可汉解释,临时保护令的用意是让受害者在报警后阻止具有暴力倾向的伴侣、家长或亲戚继续向受害者施暴,这能合法地保护受害者、孩子和亲戚在警方查案期间免受遭害,有效期限是直到警方查案完毕为止。他指出,临时保护令能让受害者获得到最大的保障,若案件在调查期间遭施暴者骚扰或报复,受害者可向警方再报案并通知查案官(IO)采取下一步行动,免除受害者活在担惊受怕的光景中。他指出,根据警方所提供的数据家庭暴力投报每年都有增长的趋势,然而受害者所获得的临时保护令与投报率却无法成正比。

    他希望警方能积极调查每宗家庭暴力案,毕竟勇于投报的受害者是许多家庭暴力案的冰山一角,还有许多受害者碍于外人的眼光不愿报案寻求协助。因此,警方若能积极查案并推荐受害者给福利部(JKM)向法庭申请。因此,若警方能积极查案并推荐受害者给福利部(JKM)协助申请,无形中鼓励更多受害者站出来投报。

    年份 家暴案件 临时保护令 百分比
    2011 3277 325 9.92%
    2012 3488 301 8.63%
    2013 4123 218 5.29%
    2014 4807 385 8.01%
    2015 5014 306 6.10%
    2016 5796 506 8.73%
    来源: 马来西亚妇女援助组织(WAO) http://www.wao.org.my/Statistics+on+Violence+Against+Women+… & 国会答案

    阅读全文

  •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7年7月25日(星期二)下午3时半在国会所发布的记者会声明:

    今天要欢庆的理由:我已经成了马来西亚最有权势的人物,但我怎么会对这不知情呢?

    今天要欢庆的理由。我已经成了马来西亚最有权势的人物,但我怎么会对这不知情呢?

    我很荣幸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利用第十三届投资马来西亚吉隆坡(IMKL)的国际大会来宣布我是马来西亚最有权势的人物,说我能做即便是首相本人都不能做的事——让两位前副首相,即拿督斯里安华和丹斯理慕尤丁,还有任期最长的马来西亚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成为凡是听命于我的傀儡,尽管我“躲在幕后”以“蒙骗巫裔”。

    这让我马上思考巫裔在历经巫统政府在马来西亚的六十年治理后,是否如此容易被“蒙骗”,还有假如这是真的话,这是否是对在历经六十年的巫统治理后的巫统政府和其政策的控诉和承认它们已经失败,以至于国内的巫裔可以如此轻易地被“躲在幕后”的人“蒙骗”?

    我愿意接受纠正,但我想起即便在马哈迪担任首相的22年期间的最恶劣时候,当他面对最巨大的压力时,他不曾利用任何无论是国内或国外的国际大会来对马来西亚在野党无理指责,或者更糟的是,针对马来西亚在野党说大话、假新闻和假讯息。

    纳吉是否真的相信他在今天的第十三届投资马来西亚大会的主题演讲中所撒的谎,说马哈迪、安华和慕尤丁已经成了我的傀儡——我是那个在马哈迪背后扯线的人?

    马哈迪、安华和慕尤丁是在何时成了我的傀儡的?

    就安华来说,是否是在他于2015年2月被监禁在双溪毛糯监狱的时候?
    就慕尤丁来说,究竟是在他于2015年7月因着拒绝盲目接受纳吉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说法而被革除副首相职位的之前或之后?

    那么马哈迪呢——马哈迪是在什么时候成了我的傀儡?为什么首相任期占据马来西亚六十年历史中的超过三分一时间的92岁的马哈迪,会突然成为林吉祥的傀儡?

    我对纳吉和他的巫统/国阵领袖、宣传人员和网络打手决议按照把我妖魔化为“独裁者中的独裁者”的剧本去行感到震惊,他们说我不但在民主行动党里行使独裁,在希望联盟亦如是,而莫哈末沙布、拉菲兹、阿兹敏、努鲁依莎、旺阿兹莎、安华、慕尤丁和马哈迪都是我的傀儡,将我的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议程付诸实行,但我却对纳吉亲身对我发动这样荒谬的攻击感到无比惊讶——甚至是在一场像今天的第十三届投资马来西亚大会那样的国际大会。

    我对纳吉还保留一点的尊重,我知道他并不相信他针对我和希望联盟所撒的谎。

    然而,是什么促使纳吉觉得国内和国际投资者和舆论会相信纳吉在今早所撒的谎呢?

    纳吉最大的问题是他是六十年里第一位在国内和国际上都是零公信力的马来西亚首相。

    他发起一个马来西亚概念和口号,但这些已经在现在完全被摒弃和遗忘,因为纳吉和巫统/国阵领袖要为挑起种族和宗教两极化及彼此之间的仇视负上最大责任,他们甚至莫须有地将即将来临的第十四届大选描绘成巫裔和华裔之间的战斗——这不但是虚假的,也无视于国内的印裔、卡达山族和伊班族的存在。

    纳吉创设环球中庸运动(GMM),呼请世界上的和所有宗教的中庸份子团结起来,但正如我今早在国会答问时段所说的,《马来西亚洞见》昨天有一篇很好的文章强有力的剖析纳吉的GMM,并结论道GMM在所有三个指标上都失败,因为在它创设七年后,它既不环球,也不是一个运动,更和“中庸”没有关系。

    纳吉发起国家转型计划,并取得超出预期的成就,在一夕之间将马来西亚转型成一个环球贼狼当道的国家——而没有任何一位马来西亚人,无论是来自哪个种族、宗教或区域所乐见的。

    于昨天复会的国会的第一天的单一最大的事件,就是来自三十多位国会议员的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问题被以没有事实根据和站不住脚的理由所拒绝,这已构成一宗国会丑闻了。

    我是这些国会议员的其中一位。我要求首相“陈明国阵政府是否愿意取回美国司法部从那些在挪用一马公司资金上有罪的人士那里所充公的金钱和价值数十亿令吉的珠宝”。

    这道问题被基于两个理由所拒绝,第一,按照议会常规第23(1)(C)条文所规定的,禁止具有误导性、冒犯性或琐碎的问题,以及第二,按照议会常规第23(1)(h)条文所规定的,禁止寻求“表达看法、纯理论的司法案件的解决方案或假设性观点的解答”的问题。
    任何以常理和理性来阅读议会常规的人都知道这两项规定都不能应用在我的问题上来禁止我的问题。

    正如我昨天在国会针对30位国会议员所呈上的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问题被全盘拒绝的抗议所说的,我的问题尤其是非常适时的,因为美国演员里奥纳多迪卡比奥和澳洲超级模特儿米兰达可儿已经将一马公司主脑刘特佐所赠予的数百万美元的礼物交出来给美国司法部,就在美国司法部展开第三系列的贼狼当道诉讼,来充公源自一马公司被盗取及透过美国银行洗钱的45亿美元的位于美国、英国和瑞士的17亿美元的和一马公司有关的资产过后。

    但这起国会昨天最重要的事件却被巫统/国阵主流媒体,无论是《新海峡时报》、《每日新闻》和《星报》完全不报,或《马来西亚前锋报》的扭曲报导,让民众以为纳吉政府昨天在国会一切安好。

    纳吉今天在第十三届投资马来西亚大会上的演讲很明显的证明了,他仍然对希望联盟成功在7月14日宣布该联盟的架构、标志和新的领导层阵容感到惊慌。

    纳吉最大的敌人并非来自民主行动党或希望联盟,而是他自己,因为他是零公信力的——而这也是他的部长的写照。

    这就是为什么纳吉将会在第十四届大选面对三大挑战,而这是过去的首相或巫统主席不曾在过往的大选中所面对的:

    · 丧失了国内巫裔的大多数支持。
    · 丧失了国内160万名公务员的大多数支持。
    · 成为巫统历史上丧失最高比例的巫统党员的支持(目前大约有350万名巫统党员)的巫统主席。

    纳吉是否可以透过在国际大会上撒下有关民主行动党和希望联盟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来克服这三大挑战呢?

    林吉祥

    阅读全文

  •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兼桂和区州议员黄家和于2017年7月25日(星期二)在怡保所发表的人新闻稿:

    (怡保25日讯)
    为了维护广大怡保市民的利益,桂和区州议员黄家和今天向霹雳州议会提呈动议,要求辩论和通过冻结霹雳州包括怡保市政厅在内所有地方政府的门牌税调涨,减低市民的生活担子、让官民共赴时限!

    也是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的黄家和今天在行动党总部向报界透露,在门牌税的课题上,霹雳州议会有责任必须做一个决定,让59个州议员参与辩论和遏制州内的地方政府继续在这个非常时刻把门牌税调涨。陪同着包括端落区州议员杨祖强、公共投诉局主任周锦欢、社青团州秘书崔慈恩、政治教育局主任吴锡华、黄家和特别助理张迪翔等人。

    黄家和透露,在过去两年,怡保市政厅逐区的门牌税调涨后,涉及的地区无论是廉价屋、中价屋、还是可负担房屋,从白兰园、红毛丹、打扪、安邦、九洞、兵如港、巴占等地区,都无一幸免。

    “根据我所收到的消息,这个调涨还会延续到其他区域,而虽然市民有权提出上诉,但是最后获得接纳的投诉也是寥寥无几,整个程序都只是表面上的法律程序。”

    黄家和指出,雪州希盟政府在2015年为了协助中下阶层人民应对经济不景,豁免超过37万间廉价屋、华人新村、马来甘榜、渔村与重组村的门牌税,以实际行动减轻人民的负担。

    “同样是州政府,相反的霹雳州国阵却任由底下的地方政府向人民开刀,这不是一个以民为本的做法!”黄家和抨击道。

    图:黄家和(右3)宣布霹雳州行动党向州议会提呈动议,要求辩论和通过冻结霹雳州的门牌税调涨,减低市民的生活担子

    阅读全文

  • , 火箭报分享了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Malaysia Sin Chew Daily 的帖子 Admin:历史不会忘记,马华没有反对过巫统1次!

    阅读全文

  • (吉隆坡26日讯)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郭素沁说,首相纳吉指”行动党是希盟实权老大”以及“行动党在背后隐形控制希盟”之宣传手段,是非常肮脏的种族政治策略。

    她说,首相的做法叫人气愤及失望,他为了保住政权,竟然不惜玩弄种族情绪,甚至亲手摧毁他本身初上任首相时所推展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

    也是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指出,首相之前也曾大谈中庸概念,但今天他为了打击行动党及希盟,把他当初推崇的中庸概念推得一干二净。

    她今日在一篇文告中驳斥首相纳吉针对行动党的言论。

    “巫统及国阵在我国执政多年,如果他们认为他们气数已尽并会在来届大选断送江山,巫统及国阵领袖也应与反对党公平竞选,而不应不择手段。”

    她表示,首相及巫统领袖诉诸种族政治,让人民看到他们黔驴技穷及慌张失措的一面。同时这也显示出马来社会已掀起政治海啸。

    郭素沁

    阅读全文

  •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7年7月26日(星期三)在国会所发布的记者会声明:

    在官联公司和政府部门公司里设立廉政单位是没有意义的“公关”作业,除非首相和整个内阁有政治意愿树立对贪污零容忍的榜样,就从设立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皇委会开始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昨天在第十三届投资马来西亚吉隆坡大会上所宣布的在所有官联公司和政府部门所拥有的公司里设立廉政单位以铲除贪污只会是没有意义的“公关”作业,除非首相和整个内阁有政治意愿树立对贪污零容忍的榜样。

    而确保“对贪污零容忍”的政治意愿应该从最高的首相开始,以及针对国际数十亿美元一马公司洗钱丑闻展开全面的调查和做出令人满意的交代,这宗丑闻已经在一夕间将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环球贼狼当道的国家。就先设立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皇家调查委员会吧!

    首相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知道,马来西亚领袖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际上就谈论伦理、道德、廉洁和良好管治来说,已经丧失道德制高点,只要马来西亚还蒙上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污名,还有马来西亚政府对于洗脱马来西亚的污名毫无举动。

    丧失道德制高点所带来的沮丧和虚弱感尤其在国会更加明显,比如下议院在星期一所爆发的国会丑闻,当超过30位的国会议员的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问题被议长挡下,因为当我向他们询问他们做了什么来洗脱马来西亚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污名时,国阵部长和国会议员都只能无地自容,这意味着他们都是来自4P——Pencuri (窃贼)、Perompak (强盗)、Penyamun(匪徒)和Penyangak(流氓)——的贼狼当道政府的部长和国会议员。

    首相、副首相、部长、国会议员、总检察长、法官和其他高官都被视为来自马来西亚贼狼当道政府,这务必要被视为奇耻大辱,还有马来西亚公民,不拘是来自哪个种族、宗教或区域的,都有权知道为何首相和他的政府在洗脱马来西亚的这个如此可憎的标签上,毫无作为,或无法做任何事?

    所以,谈论在官联公司和政府公司里设立廉政单位又有什么用呢,假如房中的大象即马来西亚被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仍然还存在?
    更令人震惊的是,一马公司丑闻实际上已经是国会里被查禁的课题,议长以极为站不住脚和荒谬的理由拒绝来自超过30位国会议员的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问题。

    国会应该成为马来西亚洗脱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污名的第一个场域,但当一马公司丑闻实际上被禁止出现在国会议程里的时候,我们事实上正在否定国家洗脱马来西亚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污名的机会。
    纳吉昨天在第十三届投资马来西亚大会上向大约两千名的国际和国内投资者所发表的主题演讲中宣称,政府已经承认一马公司管治里出现失误,而他已经亲自指示合理化改革公司的运作。

    这就是纳吉拥有零公信力的一个例子。一马公司丑闻不只是关乎“一马公司管治里的失误”,而是国际规模的庞大的贼狼当道罪行,并导致马来西亚在一夕间成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

    作为落实廉政的第一步,纳吉应该来到国会针对一马公司丑闻做出全面交代,并解释他的政府可以如何洗脱马来西亚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污名。

    届时希望联盟的全体国会议员将会全力配合和支持政府的行动,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际,来洗脱马来西亚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污名。
    但作为第一步,国会一定要针对一马公司丑闻设立一场全面和不设限的国会辩论。

    随着过去18个月内的一马公司丑闻的最新国际事态发展,尤其是美国司法部第三系列的充公源自透过美国银行洗钱的一马公司被挪用的资金的位于美国、英国和瑞士的17亿美元的和一马公司有关的资产的贼狼当道诉讼,总检察长丹斯理莫哈末阿班迪阿里务必要解释他怎么能在2016年1月宣布一马公司丑闻并没有涉及刑事罪行或贪污,尤其是汇入纳吉私人银行账户的26亿令吉是来自沙地阿拉伯王室的说法,当美国司法部司法诉讼已经清楚揭示这笔款项的流向并非来自沙地阿拉伯王室!

    当阿班迪在2016年1月在记者会上做出如此令人震惊的宣布时,谁又是阿班迪在总检察署的得力助手呢?他正是现任的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首席专员拿督祖基菲里,在他还没有受委为反贪委的领导人之前。祖基菲里针对反贪委就导致马来西亚变成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一马公司丑闻所采取的行动的声明也已经安排好了。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指控阿班迪是一名说谎者,说他拒绝公布由他的前任者,即被开除的总检察长阿都甘尼所准备好的一马公司报告。

    马哈迪医生表示阿班迪依然还能保留他的职位是因为他受到首相纳吉的保护,反之亦然。

    马哈迪表示假如他不知道报告的内容,他是不会挑战阿班迪以可兰经的名义起誓的。

    马哈迪说道:“我们知道,上苍知道更多。假如他(阿班迪)是勇敢的,那么就以可兰经的名义起誓。”

    纳吉和阿班迪不能再继续沉默下去,要不然他在第十三届投资马来西亚的主题演讲里所有有关在官联公司和政府公司里设立廉政单位的谈话,都只是瞎话而已。

    林吉祥

    阅读全文

  • , 火箭报分享了希望联盟 Pakatan Harapan 的视频 同意的,请share!

    阅读全文

  • 吴建南的邀约掴了张盛闻一巴掌

    之前马青总团长兼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弃权不敢一对一公开面对群众辩论,现在却派马青法律局主任吴建南接棒来挑战我公开一对一面对群众辩论?无论如何,吴建南今天的一对一公开辩论挑战已经掴了张盛闻一巴掌, 也印证了张盛闻才是不敢面对群众的空罐子!

    张盛闻弃权逃避辩论

    张盛闻之前并没有在我设下期限既7月21日前答应一对一,公开面对群众. 所以是他本身弃权逃避辩论. 现在芙蓉马华区会领袖拉的布条的举动是非常很可笑的. 其实他们布条上应该写上张盛闻的名字.

    张盛闻代表避开华青承办辩论

    我必须再强调,我一早就答应森华青承办及协调辩论建议. 反而是张盛闻及其代表迟迟不给予回应森华青回应. 难道,交由第三方承办协调,他们没有信心吗? 如果马华及早答应森华青,这场辩论早就成事了!
    我原则上接受吴建南的挑战. 但是,我要求1对2. 即由我一个人来对垒吴建南和之前避开面对群众的副教育部长张盛闻. 希望张盛闻有吴建南的陪伴壮胆后能够有勇气站在群众面前公开辩论. 我也希望张盛闻不要再逃!

    最后,既然张盛闻不敢一对一,吴建南又来挑战,这样吧,我一对二,要战就来,不用多废话浪费时间!

    Teo Kok Seong 张聒翔

    阅读全文

  • , 火箭报分享了 Teo Kok Seong 张聒翔的照片 请大家帮忙传话给阿Chong和吴建南,张聒翔答应一个战他们两个,叫他们不要闪了。

    阅读全文

  • 在野党确实是挑起一马公司丑闻,但这全因大马已是全球知名的"盗贼统治"国家。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17 火箭报 - THE ROCKET. All Rights Reserved.
DEMOCRATIC ACTION PARTY(MALAYSIA) webbed since 1996

Created by jengt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