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新闻

  • , 火箭报分享了槟州民主行动党的帖子

    阅读全文

  • , 火箭报分享了 Teo Nie Ching (张念群) 的照片 《中国报》的一篇读者来函说“不承认独中统考是朝野共识”,并指“以民主行動黨等為主的在野黨,只能一直攻擊馬華如何無能,卻不敢在政綱裡承諾,執政后立刻承認統考“。

    然而这并不正确。

    2013年民联的竞选宣言“The People's Manifesto”第9页,清楚写明我们会承认独中统考文凭。

    仅此澄清。

    阅读全文

  • , 火箭报分享了 Lim Kit Siang (林吉祥) 的帖子 林吉祥同志亲自视察振林山乌鲁槽新村大街后的河堤崩塌地点。

    有关当局受促尽快修复河堤与小桥,避免居民的安全受到威胁。

    阅读全文

  • 4月27日星期四晚上9点,《火箭拉阔》为你邀请到潘俭伟,让他为你细述被纳吉告毁谤的感受!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379947

    阅读全文

  • 假装一马丑闻不存在
    纳吉须为假新闻负责

    既然政府正式发布环球贼狼当道政治的一马公司丑闻已经不存在的新闻,那么纳吉就应该要为着一个政府所可能杜撰出来的最令人发指的假新闻负上责任

    首相纳吉在星期三晚间在世界报业和新闻出版协会(WAN-IFRA)亚洲媒体奖项晚会上的致辞中,谈及打击社交媒体和国外报章里的“虚假新闻的祸害”的需要。

    然而他却很明显地略过马来西亚主流媒体里的虚假新闻的祸害不提,尤其是巫统/国阵所拥有和操控的,它们已经踏上将“新闻报章”转变为“谎报”的歧途。

    无论是在社交媒体、国外报章或本地主流媒体里的虚假新闻都必须要同等受到打击、揭穿和谴责,因为它们都是企图要歪曲事实和在真相及真实的状况上欺骗人民。

    就这个方面来说,最令人诧异的是,首相在国际媒体活动上的致辞中完全略过、一字不提在过去两年中缠绕着国家和马来西亚人民的环球贼狼当道政治的一马公司丑闻。

    既然政府正式发布环球贼狼当道政治的一马公司丑闻已经不存在的新闻,纳吉事实上是应该要为着一个政府所可能杜撰出来的最令人发指的假新闻负上责任。

    纳吉在他的致辞中提及“一家著名的国外报章”,并指控它“出版有关政府的谎言”。

    所有人都知道纳吉是在说着《华尔街日报》,这家报社一直持续在环球贼狼当道政治的一马公司丑闻上辛勤工作。

    那么《华尔街日报》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许多新闻报导是否只是针对纳吉和马来西亚政府的“谎言”罢了,假如这是属实的话,那为何纳吉和他的政府一直都没能揭穿这些谎言呢——或如纳吉早在2015年7月所威胁要做的,起诉《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的五位记者Tom Wright、Bradley Hope、Simon Clark、 Mia Lamar和James Hookway非但没有被视为“撒谎”;他们还在去年4月入围美国的2016年度普利兹奖的决选,那次的评审表示他们入围的原因是他们揭穿一个脆弱的民主国家的最高层级的贪污——并导致了“马来西亚水门案”——的“卓越有力”的报导。

    所以,阅读《华尔街日报》总编辑Gerard Baker在呈上由五名记者所著的在2015年出版的九篇有关环球贼狼当道政治的一马公司丑闻的报导给2016年度普利兹奖的国际报导组别时所写的介绍文,是合宜及有益的:

    “《华尔街日报》对马来西亚的报导——美国在东南亚的一个关键盟友——巨细靡遗地揭穿了摇撼着世界上其中一个最牢固的执政党的一宗重大的政治及金融丑闻。这个故事变成了马来西亚的水门案,其中充斥了秘密付款、消失的钱和高压的政治掩盖。”

    “一组由Tom Wright和Bradley Hope所带领的包含来自7个国家的10人的记者团队,耗费了六个月的时间理清以一马公司为中心的巨大金融网罗。他们仔细搜查数千页的金融记录和政府文件,并追踪数名马来西亚的本地官员以证明一马公司的钱被用在政治助选上。他们跟踪从马来西亚到中东、瑞士、澳洲和美国的金钱流向,并揭开涉及一个有政治联系的马来西亚财团、首相所控制的慈善基金、瑞士私人银行、岸外空壳公司和一家阿布达比的政府投资基金会的一系列复杂的交易往来。”

    “他们的调查结果由一个独家故事开始,它揭示了一家首相所管理的有政府支持的投资基金会如何会是一个巨大隐形的政治金援机器,并协助执政党在2013年赢得选情吃紧的大选。”

    “该故事是首个将基金会和被执政党拿来花费和首相纳吉的关系牵连起来的报导,将《日报》的报导置于其他媒体的前头。它很快地就产生了揭穿7亿美元汇入纳吉私人银行账户的独家故事。这些钱是来自和基金会即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或一马公司有关的公司, 这家基金会本来是要在这个东南亚国家里促进经济发展的。”

    “记者们是冒着一定的风险来追踪这个故事的。马来西亚虽然被誉为一个多元族群的国家,但它却有严重骚扰和威胁政府的政敌和媒体的往绩。政府关闭了两家积极报导一马公司故事的媒体机构。在2013年赢得选票的在野党领袖则被关在牢狱里。”

    《日报》在报导头几则故事后,恐怕它在吉隆坡的办事处会被当局盯上,并在面临首相威胁会对其展开法律诉讼的情况下继续运作。当Tom Wright来到马来西亚时,有消息传给另一名记者说,首相的内阁正辩论是否要在Tom离境时在机场逮捕他。

    “然而,Tom却在清晨驾驶到新加坡的陆地边境,并在没有发生事故的情况下离境。”

    “在《日报》有关纳吉银行账户的故事出街后不久——这篇报导在马来西亚内外都重复被引述——数以万计的人上街要求首相下台。当副首相听闻纳吉的银行账户时,他用一个戏剧性的马来字‘menggemparkan’来形容这则新闻,意思是‘震惊’或‘地震’。”

    “一马公司如今是马来西亚和其他六个国家的十宗调查案件的对象。它出售资产来偿还自2009年起就累积的110亿美元的债务。该基金会利用高盛来快速及静悄悄地借贷,并让这家华尔街公司赚取了数亿美元的费用。《日报》记者显示出高盛正积极把目标锁定在像马来西亚的国家,因为它相信它可以在那里赚取高昂的费用。”

    “政府投资基金会的风险并不只是局限在马来西亚而已。像一马公司的主权财富基金会在世界其他地方急速增长,但如今却因着商品价格的疲弱而陷入困顿的局面。它们的贷款数以亿计,并出售资产,但因为它们的股权或运作详情都很少被公布,它们是世界金融体系里的黑盒子。”

    “《日报》的报导并不只是揭穿马来西亚首相的非法基金的详情。它也揭发了超越已为这个年轻国家的政治体系所接纳的例行性贿赂的贪污层级。”

    在这个超过一年前对环球贼狼当道政治的一马公司丑闻的发人深省及证据确凿的控诉里所提及的严重课题仍在等候着纳吉令人信服的回复——事实上,他的回复已经变得愈加紧迫和必要,纳吉不能再籍着继续假装这宗国际洗钱丑闻不存在来将它打发掉。

    纳吉是否准备发表一份白皮书来平息掉有关环球贼狼当道政治的一马公司丑闻的所有“虚假新闻”呢?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7年4月21日(星期五)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阅读全文

  • 国阵任由诺奥玛报复
    惩罚选民摧毁民主?

    国阵领袖究竟有没有意愿捍卫民主体制,对抗诺奥玛的荒唐决定?
    联邦政府决定取消、收回或延迟89个在野党胜出的国会议席小型基础设施计划,根本就是荒谬荒唐的决定。这个在城市、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诺奥玛以及全体市长出席的会议中议决的事项,是不民主、也不能为人所接受的决定。

    在今时今日的民主体系中,胜出者必须照顾全体人民的福利,而不是按照政治倾向来照顾人民。更重要的是,每一个人不分个人政治倾向,都向联邦政府缴税;如果执政党可以为了选民不把票投给他们,就以这种方式来惩罚选民,那么选民可否以不缴税给联邦政府的方式报复?答案肯定是不能。如果人民不能不缴税,政府也不能选择性照顾人民,或甚至不照顾全体人民。

    诺奥玛的报复行为只证明他是一个思想狭隘,不尊重民主原则的领袖。我仅建议诺奥玛以及一众巫统领袖,如果他们不想公平竞争,大可以即日宣布取消选举,对外宣布他们将是永久统治马来西亚的独裁政党;巫统只需要向跟他们关系友好,还签了谅解备忘录的北韩劳工党取经即可。巫统不应该假装要参与民主竞赛,却有一而再,再而三的典当民主原则。

    更令我惊讶的是,时至今日依然看不到任何一名国阵领袖站出来,谴责诺奥玛这名雪州巫统主席的不负责任、不民主决策。难道全体国阵领袖都已经无法理智思考或没胆了?还是他们同意诺奥玛的决定,以惩罚全国超过2000万的人口?国阵领袖究竟还有没有意愿捍卫民主体制,对抗诺奥玛的荒唐决定?

    国阵领袖的震耳发聩的沉默仅仅证明他们将不惜一切诉诸龌龊手段以赢得下届大选。他们可能恐吓选民、发动抹黑选战、挑动个人心中恐惧以取得胜利。巫统/国阵使用的手段将分裂人民,加深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

    为此,我谨呼吁全体依然能够理智思考的马来西亚国民,一起对抗这个不公不义的决策,把马来西亚带回正轨。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宣传秘书暨士乃州议员黄书琪2017年4月20日(星期四)于沙令流动办公室发表文告

    阅读全文

  • 3月通货膨胀最高
    贪污引发经济危机

    在全球经济逐渐复苏的情况下,马来西亚的经济信心危机持续,2017年3月是自2008年11月以来,通货膨胀率最高的一次。2017年3月的通膨率上涨自5.1%, 是2008年11月的5.7%以来最高点。

    我国另一次通膨率上涨的时候是1998年,当时马来西亚受到货币贬值所导致的亚洲金融危机影响。

    这一次的通膨情况不同,这个时候不像1998年或2008年那样,面对全球或区域性金融危机。出现这种通膨率的国家,通常是由于那些不透明、包庇贪污、经济政策失败及理财不当的独裁政府所引发的社会经济危机。

    国阵联邦政府的经济失败导致他们大量使用发布假新闻的手段,通过煽动宗教、种族及极端情绪进行分裂、转移视线。国阵成功地“引伊斯兰党入瓮”,并联手上演了反非马来人和反非穆斯林的种族及极端伎俩。他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转移视线,让人民忘记世界最大宗的贪污丑闻: 一马机构520亿令吉丑闻以及10亿美元捐款丑闻。

    即使联邦政府由国阵管辖, 国阵控制的主流媒体仍警告马来人他们被行动党打压;即使行动党没有想过首相一职、持续支持拿督斯里安华成为首相,他们还是说行动党想当首相 ;即使是行动党在222个国会议席中所占议席少过60个,他们还是说行动党将在新政府中控制整个马来西亚。

    人民深受经济低迷或吸毒的影响都不受理。新的数据显示,马来西亚每天至少有7名新的吸毒者,但是,国阵控制的媒体从来没有关注这种令人担忧的事实。他们也不报道多少人陷入财务困境、甚至一马援助金的受惠人士及拨出的款项逐年上升。

    国阵不能简单地把通货膨胀的问题归咎于汽油上涨。我还记得,国阵解释马币下跌的原因时说,那是因为国际原油价格上涨、而我国又是石油原产国因此受到冲击。当时,石油价格跌至每桶30美元、令吉跌自1美元兑4令吉-4.10令吉。按逻辑说,当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后,令吉也应该回升,但是,如今原油价格已经升至每桶50美元、令吉却继续跌到4.45令吉。国阵除了承认我们面对经济信心危机,还能如何解释这种局面?

    行动党担心,在没有全球金融或经济危机的情况下,这仍是八年来通膨率最高的一次,可以想像,如果面对美国总统川普朝令夕改而导致的全球经济危机时,情况会多么严重。在5.1%的通膨率的情况下,低收入者将比高收入者承受更大打击。

    这是因为低收入群体花费大部分收入在应付生活必需品。联邦政府却忽视这个事实,让他们在经济信心危机感到无助和绝望。

    民主行动 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7年4月21日 在吉隆坡发表声明

    阅读全文

  • 炮轰张盛闻指华文师资用小数点计算荒谬
    杨祖强:中学生都知道算人头要用整数

    针对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透露华文师资算法是以小数点计算导致“过剩”,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副秘书兼端洛区州议员杨祖强炮轰张盛闻的说法荒谬并促请张盛闻解释国小师资是否也使用相同的计算法。

    “张盛闻今年1月指出,华小的师资破天荒超出442人,到2019年都充足并答应华小师资空缺最迟2月将获得填补。然而,今年3月华小就被揭发还缺少347名老师,当时张盛闻还信心满满的表示华小师资荒将在6月前解决。结果现在张盛闻却爆出“小数点算人头论”企图推卸责任”

    杨祖强是和文冬州议员西华苏巴马念与州宣传局主任张哲敏一同表示。他们说张盛闻应该解释华小师资这60年来是否都是使用小数点算人头,导致计算华小师资错误?为什么相同的情况并没有在国小发生?

    中学生都知道算人头需用整数

    “就连中学生上数学课都知道算人头需要用整数而非小数点计算。张盛闻把华小师资荒的问题赖在小数点算人头只不过是在推卸责任,自欺欺人,期待靠政治骗术来蒙骗群众。”

    教师是灵魂人物,师资短缺带来伤害

    “除了硬体的教学设备,老师就是学校的关键。如果师资短缺持续半年,短期内让现在的老师的工作量大增,长期对学生的教学素质造成重创。老师的工作量一旦增加,教学素质必然有所下滑,学生的学习进度将首当其冲。如此一来,老师和学生将皆会成为受害者。
    张盛闻是历任表现最差的教育副部长”

    “马华做了那么多年教育副部长,从冯镇安、韩春锦、魏家祥到张盛闻,表现最差的非张盛闻莫属。除了长期以来华小的师资问题无法解决,2016年华中的2500万令吉和教会学校的5000万令吉拨款到现在都不见踪影。”

    “张盛闻自己也透露,华裔生的生育率下降,理应华小的问题应该比前任更容易解决。如今华小华中拨款延迟和华小师资短缺暴露了张盛闻的表现不及格,也暴露了张盛闻爱讲骗话的习惯。从“承认独中统考还剩一里路”,“只欠东风”,到“小数点算人头论”,看出张盛闻编造政治术语的功力远超解决问题的功力。”

    他们促请张盛闻不要再逃避责任,应该马上公布华小师资用整数计算到底还缺多少人?而这些空缺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被填补?

    杨祖强(4月21日)

    阅读全文

  • 非国阵选区地方工程拨款取消
    违背上届大选公平及平等宣言

    甲州民主行动党副组织秘书谢守钦严厉谴责,人民付薪水给国阵部长,难道只为了服务国阵支持者而已?他提醒,所有国阵部长和各阶层官员的薪资,都是由所有大马人民辛辛苦苦缴交的税收来付给,而如今国阵却取消非国阵选区的地方工程拨款,是非常荒唐至极之举!

    “国阵领袖及部长频频发出令大马子民伤心的言论,政策也朝夕令改,取消种种生活津贴、落实消费税,导致人民个个喊生活困苦,加上国债累累。反观,国阵一些领袖却对许多人民困境、各种不公平、不平等的事情,选择不闻、不问、不敢问、不可问,甚至一再自我感觉美好,令人感叹“在朝好办事”只不过在做大戏!”

    他对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丹斯里诺奥马勒令,取消非国阵选区的地方工程拨款,指此举乃国阵违背上届国阵大选宣言里要“推行公平及平等的政策予各族人民”,如今却以“国阵”或“非国阵”选区来给拨款,却忘了钱是所有大马人民的钱,并非国阵的钱。

    他调侃说,是否上届大选52巴仙没有投国阵的选民,他们就不需要缴交所得税或每天付给政府庞大的420亿令吉消费税?

    他促请人民尤其华裔选民需要再坚持,来届大选再次与慢慢成形的巫裔海啸一起投选希望联盟,执政布城,与希望联盟一起打造一个更公正、更公平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就如槟城希望联盟州政府办到各种利民实惠政策,若希望联盟执政甲州,必定也能办到。

    阅读全文

  • 吁政府即刻恢復贫童免费早餐
    倪可敏協助选区儿童为期兩年

    由于政府沒钱拨款,行动党甲巴央区州议员倪可敏伸出援手赞助怡保美园斯里甲巴央国小贫穷学生免费早餐长达兩年。

    也是霹州行动党主席的倪可敏造访斯里甲巴央国小移交捐款于该校校长依查妮后向报界指出,由于政府管理不当债台高筑,许多学校及学生褔利都遭到大幅減少,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各种民生津贴遭取消,教育医疗等的拨款更遭到大幅度削減。

    贫童免费早餐遭取消

    倪可敏指出,由于现今国债高达8100亿令吉,每年偿还国债的利息就高达294亿令吉,因此国阵政府就拿人民来开刀,除了征收消費税、废除津贴、削減各种民生拨款,政府今年的财政预算案更废除原本只提供给贫穷儿童的免费营养早餐,情況十分令人担忧。

    倪可敏指出,不只是华小,现在连国小也陷入困境。他说,在展开选区巡视时接到斯里甲巴央国小校长投诉,该校拥有愈50个贫穷学生,由于政府拨款短缺所以原有的贫穷儿童免费营养早餐计划被迫中断,因此无法可施才寻求人民代议士的协助。对于上述现象,倪可敏吁请政府马上恢复援助贫童而他也将义无反顾把此课题带入国会为民请命。

    倪可敏(4月 22日)

    阅读全文

  • 倘若让国阵重新执政槟州政府,预料将会是个大灾难。槟州希盟政府惠民政策随时会被推翻,尤其是最重要的制度化拨款,人民担忧再次回到一直等待,然后拨款迟迟未到的日子。

    马华民政一向甘心作为国阵巫统的傀儡,作为巫统的应声虫,没有原则,只为官位及利益成为巫统助纣为虐的帮凶。2016年应该发给全国华小的5000万令吉的款项,到了2017年才分发。槟州政府于2017年1月就已经发放409万令吉给85间华小。而比槟州政府大270倍的联邦政府却只拨287万令吉给76间华小。

    如果说,国阵巫统认为可以与伊斯兰党合作,依靠伊斯兰党强权夺利,重夺槟州。这个就交由人民的选票来做决定。让漠不关心华文教育的国阵重新执政槟州,人民将会非常担忧,槟州华小从此就自生自灭。

    教育对槟州来讲是非常重要的。槟州没有丰富天然资源,我们只是能够靠我们的槟州子民。人才是我们经济的带动力。我时常强调,只有重才、惜才、选秀才,大家才能发大财。槟州需要靠人才才有今日的经济。我们需要加强人才的竞争力,来面对未来的挑战。
    槟州政府制度化拨款政策已落实了9年,这是我们的每年活动。这些年以来各源流学校皆有受惠。槟州政府制度化拨款的定义有3项要点:

    (一)制度化拨款是一年一次的常年拨款,每一年都会获得款项,而不是5年一次。

    (二)制度化拨款不分政党背景,有教无类只看学校的需要。如槟城马华党要沈耀权担任董事长的北海中华二校,在今年1月23日获得2017年制度化拨款4万5000令吉,2009年至今已获批40万5000令吉,完全没有被歧视。

    (三)制度化拨款不会出现黑箱作业和姑息养奸,因为拨款直接汇入学校,杜绝中间人“抽水”,所以钱不会“缩水”,一分也没少。

    这9年来,槟州政府共拨出7380万予华小、国民型中学、独中、和教会学校。这些学校年年都有钱拿,他们善用制度化拨款的款项建校、提升设施和进行各种维修工作,为莘莘学子打造了更安全及舒适的学习环境。我希望这项举动能够成为效仿的典范。

    自从2009年槟州落实制度化拨款,不只是出钱罢了,也有地拨地,过去共拨出数十依格,价值总值超过一亿令吉。这9年的耕耘使到华小、国民型中学、独中、和教会学校一年比一年好,一年比一年强,一年比一年棒,这证明了制度化拨款是有效的。

    槟州希盟政府目前执行中的许多惠民政策都是国阵前朝政府所没有做的本分。如果国阵重新执政槟州,槟州希盟政府惠民政策随时会被推翻,尤其是最重要的制度化拨款,这肯定会引起人民的恐慌。

    林冠英

    阅读全文

  • “马来西亚政治自2008年政治海啸以来就不曾有枯燥乏味的一刻。我们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黑天鹅’事件。若要赢得来届大选,我建议希望联盟认真看待以下挑战:

    1. 希盟必须提出一些具备启发性和远瞻性的愿景,而非单靠人民对首相纳吉的愤怒充当唯一的策略。经济及人民的福祉,应该作为第一优先;

    2. 土著团结党加入希盟,成为人民公正党、国家诚信党和民主行动党的新盟友,前政敌之间必须完成历史性大和解。不容易,但对政治重组很重要。相较于纳吉,马哈迪与安华是形象正面的领袖,且在马来选民当中有各自的支持者;

    3. 希盟必须呈现一套共同纲领。如果马哈迪与团结党走上族群政治路线,势必会流失非马来选民的支持,进一步导致希盟全败。在野联盟必须跳脱巫统种族政治的游戏规则,尤其是巫统一直妖魔化行动党为反马来人的政党,对以马来人为主的在野党也会有冲击。希盟对此必须提出新的论述,以更远大的愿景连结各个群体;

    4. 真正的在野联盟,必须与伊斯兰党所谓的‘第三势力’划清界线,因为正如副首相阿末扎希所言,伊党现在已经是巫统的‘新朋友’了。唯有壁垒分明,选民才能更清楚地在‘支持纳吉’和‘反对纳吉’两个阵营之间做出抉择;

    5. 希盟必须准备面对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包括纳吉提早下台,让国阵得以削弱在野联盟存在的理由,也抚平民怨。

    阅读全文

  •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表示,尽管全球经济逐渐复苏,可是大马经济信心危机持续,2017年3月的通货膨胀率是近8年来最高的一次。

    他表示,2017年3月的通膨率上涨至5.1%,是2008年11月以来通货膨胀率最高的一次。

    2008年11月的通膨率是5.7%,而另一次通膨率上涨的时候是1998年,当时马来西亚受到货币贬值所导致的亚洲金融危机影响。

    “这一次的通膨与之前的情况不同,不像1998年或2008年那样,面对全球或区域性金融危机。”

    “出现这种通膨率的国家,通常是由于那些不透明、包庇贪污、经济政策失败及理财不当的独裁政府所引发的社会经济危机。”

    林冠英抨击国阵联邦政府经济失败,大量发布假新闻,煽动宗教、种族及极端情绪,分裂社会并转移视线。

    “国阵成功地‘引伊斯兰党入瓮’,并联手上演了反非马来人和反非穆斯林的种族及极端伎俩。他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转移视线,让人民忘记世界最大宗的贪污丑闻: 一马机构520亿令吉丑闻以及10亿美元捐款丑闻。”

    “即使联邦政府由国阵管辖, 国阵控制的主流媒体仍警告马来人他们被行动党打压;即使行动党没有想过首相一职、持续支持安华成为首相,他们还是说行动党想当首相 ;即使是行动党在222个国会议席中所占议席少过60个,他们还是说行动党将在新政府中控制整个马来西亚。”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79898#ixzz4erQ0U9DH

    阅读全文

  • 《火箭报》促销活动,别错过~

    阅读全文

  • 炮轰张盛闻指华文师资用小数点计算荒谬
    杨祖强:中学生都知道算人头要用整数

    针对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透露华文师资算法是以小数点计算导致“过剩”,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副秘书兼端洛区州议员杨祖强炮轰张盛闻的说法荒谬并促请张盛闻解释国小师资是否也使用相同的计算法。

    “张盛闻今年1月指出,华小的师资破天荒超出442人,到2019年都充足并答应华小师资空缺最迟2月将获得填补。然而,今年3月华小就被揭发还缺少347名老师,当时张盛闻还信心满满的表示华小师资荒将在6月前解决。结果现在张盛闻却爆出“小数点算人头论”企图推卸责任”

    杨祖强是和文冬州议员西华苏巴马念与州宣传局主任张哲敏一同发表联合文告表示。他们说张盛闻应该解释华小师资这60年来是否都是使用小数点算人头,导致计算华小师资错误?为什么相同的情况并没有在国小发生?

    中学生都知道算人头需用整数

    “就连中学生上数学课都知道算人头需要用整数而非小数点计算。张盛闻把华小师资荒的问题赖在小数点算人头只不过是在推卸责任,自欺欺人,期待靠政治骗术来蒙骗群众。”

    教师是灵魂人物,师资短缺带来伤害

    “除了硬体的教学设备,老师就是学校的关键。如果师资短缺持续半年,短期内让现在的老师的工作量大增,长期对学生的教学素质造成重创。老师的工作量一旦增加,教学素质必然有所下滑,学生的学习进度将首当其冲。如此一来,老师和学生将皆会成为受害者。”

    张盛闻是历任表现最差的教育副部长

    “马华做了那么多年教育副部长,从冯镇安、韩春锦、魏家祥到张盛闻,表现最差的非张盛闻莫属。除了长期以来华小的师资问题无法解决,2016年华中的2500万令吉和教会学校的5000万令吉拨款到现在都不见踪影。”

    “张盛闻自己也透露,华裔生的生育率下降,理应华小的问题应该比前任更容易解决。如今华小华中拨款延迟和华小师资短缺暴露了张盛闻的表现不及格,也暴露了张盛闻爱讲骗话的习惯。从“承认独中统考还剩一里路”,“只欠东风”,到“小数点算人头论”,看出张盛闻编造政治术语的功力远超解决问题的功力。”

    他们促请张盛闻不要再逃避责任,应该马上公布华小师资用整数计算到底还缺多少人?而这些空缺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被填补?

    (图):(坐右起)张哲敏、杨祖强和西华苏巴马念促请张盛闻公布华小师资用整数计算到底还缺多少人。(站右起)莎莎、廖慧珊、钟嘉馨和黄汉龙。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17 火箭报 - THE ROCKET. All Rights Reserved.
DEMOCRATIC ACTION PARTY(MALAYSIA) webbed since 1996

Created by jengt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