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新闻

  • , 火箭报分享了希望联盟 Pakatan Harapan 的照片

    阅读全文

  • , 火箭报分享了自己的直播视频

    阅读全文

  • UBAH.TV: 砂拉越多区爆发狂犬症,行动党实淡宾国会议员陈国彬在国会针对疫苗不足引发狂犬症蔓延,指责卫生部长混淆议会,遭议长逐出国会两天。

    狂犬症已造成砂拉越人心惶惶,人民面对的不只是疫苗和防疫措施不足,更危险的是当局防范意识不足。本期节目有请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和陈国彬说明有关问题。

    阅读全文

  • , 火箭报分享了刘镇东的帖子 “爱国反盗”大集会将于10月14日(六)下午4点在Padang Timur MBPJ举行,邀请各路爱国者一起打倒盗贼统治。

    阅读全文

  • 槟城州政府将邀请大马反贪委员会(MACC)主席祖基菲里于2017年7月28日在光大出席商讨IBR无贪宣言事宜。

    槟城州政府根本不知道这一切得州政府自己主动去联系反贪会,而不是一如政府机构里的正常程序等待主办方反贪会的一纸一字通知或邀请。为什么反贪会不也肯直接透过电话或电邮通知,非强制性地邀请我们,让我们能“自愿”选择是否到反贪会签署IBR无贪宣言呢?

    我已经与我的行政议员商讨,只要这项宣言也列入州政府的10项廉洁施政,他们同意在这个周五签署廉洁十加无贪宣言。这是要表达我们州政府对打击贪污的诚意与决心,同时也不允许这项课题被国阵控制的媒体恶意利用来对槟城展开政治追杀。

    唯有如此,槟州政府对于自愿签署这项无贪宣言完全没有问题,州政府的领导者、州议员及国会议员都会在7月28日签署这项宣言。

    槟州的10项廉洁施政分别是:一)贯彻“能干、问责和透明”的施政原则、二)落实公开招标、三)制度化对外公开首长、行政议员和州议员的财产、四)不批准议员和官员欲购买政府地的申请、五)禁止政府家属参与政府的工程合约、六)官员不允许接受私人“捐款”、七)保护真正的吹哨者、八)对付生活奢华而超出收入比例的领袖、九)透明处理政治献金,十)严厉对付抵触以上事项的官员。

    反贪会可以为我们举办IBR无贪宣言仪式,或与槟城州政府联办。

    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7年7月26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的文告

    阅读全文

  • 国会提问全驳回
    纳吉不敢面对一马案

    是的,拿督斯里纳吉,反对党放大(blew up)一马公司(1MDB)课题以推翻政府,乃因我们现在是一个世界知名的盗贼统治政府。

    对于那些出席2017年投资大马大会的本地和外国的投资者,当他们聆听了首相的开幕演词时,那一定是一次“完全超乎想像的经历”(utterly surreal experience)。

    虽然首相承认“管理一马公司失败”,以及他已经“亲自给予该公司改组合理化的指示”,但首相却否认有罪责,甚至指责反对党煽风点火。

    首相说:“我们不要忘记,当一马公司已出现问题的时候,特定政治人物大事炸作和试图破坏该公司,意图藉此在大选之前推翻政府。”

    与此同时,从本周开始的这一季国会,却看到反对党逾30道有关一马公司的问题,在完全古怪和轻率的理由下被驳回。
    我一道关于“一马公司单位”投资的当前价值,以及谁是保管银行的问题就被驳回了,原因是他们显然含有可疑的假设,并且是我想象中的一个幻想。

    我另一道关于总检察长是否已针对美国司法部展开诉讼行动,充公源自一马公司被盗取价值17亿美元洗钱资产而展开调查的问题,也同样因为它被认为是可疑的假设而不可思议地被驳回了。

    我共有5道关于一马公司的问题被驳回。

    出席上述大会的投资者原本有机会询问首相,如果首相确实没有做错,为何首相不简单地针对上述问题作出简单的回答呢?

    事实上,马来西亚人民也很想知道,为什麽纳吉只有勇气一脸严肃地发表他“捍卫”一马公司的说词,却不给予民众提出疑问的机会,甚至在过去5年召开的国会会议也拒绝作出回答?

    其实,如果反对党所挑起的问题确实是“过分”的,首相将有最佳的机会让反对党看起来完全就像是白痴。

    此外,马来西亚人民也想知道,自从美国司法部在去年7月展开反盗贼统治行动以来,为何纳吉就一直拒绝针对一笔7亿3千100万美元的款额已汇入其大马的私人银行账户一事作出评论呢?

    关于美国司法部在上个月揭发了首相夫人以2千730万美元购买了一条22克拉的粉红色钻石项链和戒指,而这笔款额可追溯到汇入首相的私人银行账户的事件是怎样了?为什麽首相或其夫人不驳斥上述“发现”呢?

    还有就是,虽然首相想要从开始开始调查一马公司的惨败中居功,但首相没有突出的事实是让哈山阿里芬成为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是失败的,因为哈山阿里芬拒绝传召首相问话乃因他需要“找吃”。还有,准备要提控首相的前任总检察长也“被退休”了;此外,一马公司拒绝提供任何它在海外的银行记录和文件供作审计後,首相也拒绝指示一马公司给予总稽查司充分合作。

    让我们清楚地表达,反对党并没有破坏一马公司。首相和一马公司管理层才是“罪魁祸首”,他们挪用逾57美元(250亿令吉)才是造成该公司未履行偿还债务的原因。

    无论如何,我们认同首相所说的,我们确实是在煽动(fanning)马来西亚史上单一最大宗的金融丑闻。这是为了推翻他名誉扫地的治理──导致大马成为世界上知名的盗贼统治国家。

    投资界并不是轻易受骗的傻瓜,会去相信“赤裸帝国”(naked emperor)。只有在2018年的全国大选过後,一个新的丶干净的,以及有能力的政府建立後,他们将会对这个国家重拾信心。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26-7-2017(星期三)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阅读全文

  • 希盟做政府不贪腐
    免费教育不是问题

    霹雳社青团团长李存孝表示,马华以马来西亚低税收为由,质疑希盟落实免费教育不可行,显示了马华对国家与国际上的发展毫无概念,也展示了马华甚至是国阵根本没有带领国家及国民升华的能力与理念。因此,他表示倘若国家要升级,首要的是让国阵当在野党。

    “马华以世界前锋的德国,以及欧洲国家的瑞典及挪威与马来西亚做比较,实际上也是在承认我国在国阵的执政60年国家依然处于低收入阶段,导致国家提供国民的服务程度依然低。而且国阵执政之下拖慢了国家发展脚步,如今步伐连台湾或韩国也不及。”

    倘若马来西亚要提供国民免费念大学需要更高的收入,而上述3个欧洲国家的个人所得税及消费税都非常高。

    也是兵如港州议员的李存孝指出,马来西亚在国阵的统治之下,行政开销占总开支非常大部分,百分比也比上述3个欧洲国家高出许多,因此这是该3国能够落实免费教育的主要原因。

    他指出,根据世界银行的记录,上述三个欧洲国家用于教育的拨款占总开支的百分比也比马来西亚低,即德国11.13%(2015年)、挪威17.02%(2014年)、挪威14.93%(2015年),而马来西亚是19.70%(2015年)及19.72%(2016年)。

    “为何这3个国家用于教育的拨款比例比我国少,但依然能够落实免费教育?而且德国有4所大学是全球排名首100名之内,直至2016年,德国也获得105个诺贝尔奖,得奖总数占全世界第三位。”

    李存孝指出,马来西亚华裔信仰“再穷也不能穷教育”,华社清楚了解不论是对个人或国家而言都具有重要性,但马华却以国家收入不高为由,为落实免费教育寻找借口。而且实际上我国亦具有落实免费念大学的能力,只要没有贪污、妥善理财即可。

    他说,希盟之所以许下免费念大学的承诺,绝对是以国家未来发展作为考量。一个国家的专才不足,难以使国家站在国际舞台之上,而许多领域也难以获得发展。在这个专业化的时代,在自动化的发展趋势之下,马来西亚需要更多的人才为国家寻找出路。

    “马华眼光浅短,在思考教育方面没有想过国家未来,为了省下当前的“小钱”而忽略了未来可赚取的“大钱”,导致人民必须到国外当“外劳”,并让“外劳”把资金赚回国家这种第三世界的经济模式。”

    也是社青团国际国际事务主任兼国际社会党青年联盟主席的李存孝也说,倘若马华真的想要了解更多为何欧洲国家为何落实免费年大学及该措施的好处,他可以亲自为其向现任瑞典首相及德国的副总理(行动党的友党领袖)直接询问。

    阅读全文

  • 砂拉越多区爆发狂犬症,行动党实淡宾国会议员陈国彬在国会针对疫苗不足引发狂犬症蔓延,指责卫生部长混淆议会,遭议长逐出国会两天。

    狂犬症已造成砂拉越人心惶惶,人民面对的不只是疫苗和防疫措施不足,更危险的是当局防范意识不足。本期节目有请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和陈国彬说明有关问题。

    今晚9点,请锁定《火箭拉阔》。

    阅读全文

  • 尽管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并不在希盟领导层榜单中,但林吉祥“感激”纳吉以及巫统网络军团,将他塑造为“最有权力者”(Most powerful Man)。

    巫统和纳吉军团的抹黑手段层出不穷,为了掩盖恶名昭彰的一马丑闻。

    阅读全文

  • 选区就是战区,希山慕丁,难道你怕吗?

    阅读全文

  • , 火箭报分享了 Teo Nie Ching (张念群) 的相册 柔州民主行动党州委会日前在州主席镇东同志的带领下,与古来县菜农联合会交流,聆听农友们心声和需要,为执政做好准备。

    我们同时也派发有机肥给农友们,藉此鼓励他们继续为大家提供新鲜又健康的蔬菜。

    阅读全文

  • 本季国会再度驳回在野党超过30道有关一马案及美国充公行动的问题,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大吐苦水,直言国会议员受民委托以监督贪污事件,而非辩论沟渠或路洞课题。

    他在国会媒体室召开记者会,针对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否认国会要掩饰一马公司案及劝在野党把更多心力放在选区内的民生课题一事表示,民选代议士的责任是要监督贪污与“盗贼”政府。

    “心胸狭隘的部长明显的不了解,我的选民投选我,并非因为我花时间辩论我的选区内的沟渠和路洞——虽然我的办公室(职员)已与地方议会处理相关问题。”

    “他们(选民)赋予我任务,不仅要我监督贪污及盗贼政府,也揭露所有当权者的不当行为。”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89761

    阅读全文

  •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暨士乃州议员黄书琪于2017年7月25日(星期二)发表文告:

    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梁德明无法妥善处理国家的水务问题,应当立即辞职。

    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梁德明在最新的回应中,仅仅暴露他自己在水资源管理问题上的不专业以及对水务管理的认识浅陋。

    早前槟州政府为了防范民众过度浪费水源,因此建议针对每月使用超过35,000公升用水的家庭用户征收水源保护附加费。然而,却遭到国家水务委员会的拒绝,梁德明此举明显是滥用其身为水务委员会主席的行政权力。

    槟州政府为了鼓励民众节约用水而调高水源保护附加费,此政策是为了保护国家的水资源,国家水务委员会应当理性考量该政策实施的必要性,而非因为政治因素而与槟州政府相对抗,梁德明此举是非常不负责任及不理智的。

    除此之外,槟城州乃是全马水费最低的州属,家庭用户使用首20,000公升是每1000公升仅收费RM0.22。相较之下,由柔佛州政府掌控的柔州水务公司,针对家庭用户首20,000公升用水,每1000公升收费RM0.80。换句话说,柔佛州的水费是槟城的将近四倍。

    梁德明并没有率先处理柔佛居民所面对的水务问题,而是为了槟州政府调高附加费的政策,大玩政治手段。

    柔佛州全马水费最贵,梁德明是否曾指示柔佛州政府,谘询一下柔佛州人的意见?

    今年二月份,柔州水务局向柔州居民调涨抵押金时,身为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的梁德明在是否有要求柔佛州政府谘询民意,问一问柔佛州人民要不要调涨抵押金?

    此外,梁德明身为柔佛州新邦令金国会选区的议员,在今年六月,便有150,000的居民因垃圾土埋场的污水污染文律河而被迫断水,居民受影响时间好几个星期,对新邦令金的居民带来极大的不便,使该区居民叫苦连天。

    身为该区的国会议员,梁德明有无问过新邦令金居民,是否愿意饮用被垃圾污水污染的水源?答案很明显的是没有。显而易见的,梁德明根本没有能力解决柔佛州乃至全马的水务问题。然而他甚至还想与被认为是全马来西亚水务管理做得最好的槟州政府大玩政治游戏。
    梁德明身为国家水务委员会的主席却有如此不专业、不称职、不负责任的表现,梁德明应立即辞掉该主席职位。

    黄书琪

    阅读全文

  • 民主行动党实淡宾区国会议员陈国彬于今日被议长逐出国会两天,陈国彬是针对其国会选区以及古晋国会选区由于政府疫苗不足而导致有蔓延迹象的课题上指责卫生部长混淆议会而被议长逐出。

    在今早的国会口头问题的环节上,首相纳吉没有回答行动党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所提问关于砂拉越古晋爆发狂犬病的课题,反而是交由卫生部长苏巴马廉去回答所有行动党国会议员所提出关于狂犬病的相关提问,这引起了反对党国会议员的不满。

    而陈国彬是在卫生部长表示疫苗充足的言论是混淆议会,进而在没有任何解释机会的情况下被议长逐出。对此,陈国彬在被逐出后所召开的记者会上表示,在其国会选区已经成为疫区,而卫生部长却一再的在议会殿堂内声明一切在控制范围之内,同时部长也一再的强调疫苗充足;陈国彬说,在狂犬病在实淡宾区发现案例后,其本身也前往防疫中心视察,并从中得知动物疫苗并不足够。他举例,日前在10哩巴达旺联谊中心的防疫站免费的让民众携带狗只前往注射疫苗,但由于疫苗不足的情况下只开放一天,同时也只开放给予巴达旺管辖区的民众的狗只注射,而卫生部长所表明的疫苗充足也没有很明确的表明充足的到底是动物所使用的疫苗还是受感染者所使用的疫苗。

    “议长根本就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国会内并不是粉饰太平的地方,而卫生部长苏巴马廉指狂犬病疫苗足够的说法是在混淆国会,在目前的紧急情况来看,国会应该把这个问题列为紧急处理,因为我的选区人民正在面临这场危机。”

    提起这个问题的行动党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也表示,在他的提问当中包括了为何关卡没有严加管制导致狂犬症蔓延至砂拉越,防疫人手不足等的问题。但首相不仅没有出面回答问题,反而是让卫生部长去回答所有与狂犬病相关的课题,这些问题当中还包括了古晋区国会议员张健仁的问题以及实淡宾区国会议员陈国彬的提问,这是推卸责任的行为。

    “我的提问涉及几个相关部门,因为狂犬病的爆发不仅仅是卫生部门的问题而已,这还包括了兽医局以及调派人手给予防疫支援等等,所以由首相作出解释是最适当而且是最全面的,但是首相却把提问交给卫生部长解释而已。试问,卫生部怎能回答其他部门的问题?”

    阅读全文

  • 动议成立皇委会调查1MDB被驳回
    倪可敏吁首相纳吉亲自到国会交代

    (吉隆坡 25 日讯)
    继昨日30道关于1MDB丑闻的国会提问被驳回后,今天行动党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向国会提呈要求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动议也遭议长丹斯里班迪卡阿敏驳回!!

    倪可敏今日发表文告指出,他今年四月曾经在国会动议要求成立皇委会,当时动议曾经列在议程表第十二项结果没有获得机会辩论,因此他今次再度提呈,可是同样的动议却未见光即被驳回,他有理由相信有人曾向下议院议长施压,要求驳回所有有关这宗建国史上最大丑闻的任何提问。

    倪可敏指出,由于之前成立的一马调查特工队已经解散,因此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RCI)是找出真相、还民公正其中一个主要与正确的方法。

    质问政府成立皇委会翻旧案却不查1MDB难服众
    倪可敏指出,为了翻查30年前的旧案,政府成立了皇委会去调查国家银行炒外汇亐损120亿的陈年旧亊,如今一马公司丑闻涉及金额更大、影响层面更广,政府却视若无睹还不准在国会提问,这不但严重打击国阵政府的公信力,也显示有人作贼心虛。

    “一马公司丑闻涉及的550亿资产与债务皆由人民去承担,身为纳税人,全国人民都有权力知道真相,如果连神圣的国会也不准提问,难道要我们去咖啡店找答案?”倪氏质问。

    为了找出真相,倪可敏要求首相纳吉向国会发表白皮书并亲自现身国会接受议员的提问,任何遭到窃走的公款都必须一五一十全部追回缴纳国库。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17 火箭报 - THE ROCKET. All Rights Reserved.
DEMOCRATIC ACTION PARTY(MALAYSIA) webbed since 1996

Created by jengt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