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新闻

  • , 《火箭报》分享了马大新青年 (UMANY) 的照片 马大八子司法检讨案胜诉!

    2014年由于举办安华王者回归讲座,马大八子被校方起诉并定罪,其中更有学生遭冻结学期。如今马大八子案件司法检讨结果终于出炉,判决主要内容如下:

    1. 马大纪律委员会在控告马大八子的过程没有依据合法程序 (Terdapat ketidakpatuhan prosedur oleh Jawatankuasa Tatatertib)

    2. 马大纪律委员会与上诉委员会曾经召开会议,但并没有受控学生的出席 (Terdapat mesyuarat antara Jawatankuasa Tatatertib dan Jawatankuasa Rayuan tanpa kehadiran pelajar-pelajar.)

    马大新青年祝贺马大八子司法检讨得直,并希望以此案件再下一城,直接挑战大专法令!只有废除钳制学生自由的大专法令才能完全彰显“校园自主,学生自治”精神!

    阅读全文

  • 尊重希盟精神
    万勿扭曲事实

    (吉隆坡28日讯)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张玉刚今天发表文告提醒公正党法律局主任拉蒂花,勿在面子书上发表不符合事实真相和逻辑的言论,必须秉持希盟共同作战的精神。

    拉蒂花是在面子书上公开责问行动党单方面宣布提前槟州州选,单方面宣布解散民联和希盟成立的消息,同时也指责行动党不断改变提前州选的理由。

    他严正指出,行动党从来没有单方面宣布解散州会进行州选,而是准备与盟党进行磋商寻求共识,反而是公正党领袖事先泄漏讨论解散州会的事宜。

    “第二,民联不复存在是因为伊党在大会宣布与行动党断交所导致,因此单方面让民联不复存在的是伊党,为何公正党不曾谴责伊党呢?此外,既然伊党已经不愿意和同在民联的盟友合作,民联又如何能够继续存在?行动党说民联不复存在只是阐述事实,并且希望尽速采取行动,整合在野联盟。第三,行动党从来没有单方面宣布成立希望联盟,宣布希望联盟成立当天,公正党主席旺阿芝沙,诚信党主席莫沙布都在,为何拉蒂花会只看到行动党的人宣布呢?”

    他表示,拉蒂花指责行动党不断改变提前州选的理由令人觉得啼笑皆非。选举是严肃的课题,行动党一直都严正以待,并非贸贸然把选举当儿戏。一马丑闻、因政治迫害而寻求重新委托、经济插水等国家严重课题都是希望联盟要在提前选举上提出的斗争诉求,难道拉蒂花认为选举只能提一个诉求?

    社青团尊重公正党暂搁提前选举的议决,但是亦希望拉蒂花尊重联盟精神,不要在社交媒体公然抹黑和歪曲事实,伤害盟党之间的合作关系。民主之路,不容退缩,我们定必在民主路上与各盟党并肩奋斗,重唤社会正义和改革力量。

    阅读全文

  • 祝福郭金福60大寿万事如意,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民主行动党中央领袖今日从全国各地,前来马六甲仁爱医院为因患癌及近期小肠发炎灌浓而进院,並在今日度过60岁生日的「寿星」前秘书长郭金福庆生,带来满满的祝福,场面温馨。

    林吉祥:我75大寿时,郭金福与我共庆,我相信我也能与金福共庆他的75大寿。

    陈国伟:我坚信郭金福能够打倒病魔,渡过难关,就如当年他在行动党最低潮时带领行动党渡过难关。

    陆兆福:虽然郭金福退役后不在政治前线,但是我们一直保持联络,他和林吉祥一样都是我们的政治导师,我祝愿他早日战胜病魔。

    郭金福是在上个星期入院进行小肠切除手术,手术顺利进行,一切安好。

    阅读全文

  • 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一拖再拖
    别再对人民耍把戏!

    本周内阁会议过后,国阵政府依然没有承认独中统考文凭。马华民政到底在内阁里面有没有争取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争取”承认独中统考争取了41年依然“只欠东风”,虎头蛇尾,自己讲自己爽。

    几天前马华副教育部长张盛闻在公告天下,信誓旦旦地说承认统考文凭进入“最后阶段”,但是本周内阁会议过后,我们还是没有看到好消息。看来马华民政部长们在内阁里所谓的“协商精神”只是继续做应声虫,对外信誓旦旦地说承认独中统考在望对在内却后知后觉、慢吞吞处理统考不受承认的事。

    马华领袖在今年砂州州选期间曾经表示,政府承认统考“只欠东风”。结果,国阵赢了砂州选举后,马华领袖就说,“东风”已到來,目前只剩“一里路”。如今马华领袖的“最后阶段”还需要步行多少里路?马华领袖的“一里路”几时才要走完?

    高教部已经于5月10日发文告指,有关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立场维持现况,高教部长依德利斯和董总代表的谈判结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事宜仍在讨论中,马华领袖的言论,很显然地被高教部的官方文告驳斥。

    国阵政府拒绝承认统考文凭已经数十年,这与国阵在1956年“拉萨报告书”的使全部学校成为单一源流学校的最终目标相符。独中统考从1975年主办到今天已经41年了,不同的马华总会长及不同的华教领袖都商量了多少次。马华民政做不到就直接坦诚承认自己做不到,不要再自欺欺人,一再欺骗人民,让人民感到绝望。

    虽然发展教育不是州政府的责任,但是槟州政府在2009至2016期间,拨款超过1700万令吉给独中提升各种软硬体设施。由于希望联盟还没有执政联邦,槟州政府在聘请公务员方面,仍须依据联邦公共服务局的条文,无法直接录取统考毕业生。但是,我们已经通过州政府直属子公司接受独中统考文凭为录取资格,独中生可以在不需要考取SPM的情况下,申请槟州政府子公司的工作。毕业于新山宽柔中学的邓晓璇受委为槟城绿色机构总经理就是一个例子。

    国阵政府应该即刻无条件承认独中统考文凭,让独中生可以直接使用统考成绩申请本地大学及成为公务员。

    林冠英

    阅读全文

  • 总检察长几时才愿意公布“大马一号官员”的身份?

    阿班迪应该解释为何总检察署只驳斥美国司法部在美国的超过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资产充公诉讼案里有提及“马来西亚一号官员”的其中17处,而不是所有36处?

    我在昨天要求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解释,为何马来西亚总检察署网站上有关美国司法部对从一马公司和马来西亚人民那里偷盗或诈骗的位于美国的超过十亿美元的资产的充公司法诉讼案的17点问答部分在星期一上线后就被撤下来。

    详细的搜寻发现这个17点问答部分虽然没有出现在总检察署的主要门户网站上,但仍然可以在总检察署的网站上找到:http://www.agc.gov.my/agcportal/uploads/files/Publications/Press/MalaysianOfficial1(Q%26A).pdf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虽然没有在美国司法部诉讼案里被提及,但有一名被称为“马来西亚一号官员”的人士却被提及36次之多,这个人的身份被认为是首相。

    总检察署的17点问答部分几乎确认“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就是纳吉,但阿班迪应该解释为何总检察署只寻求驳斥美国司法部诉讼案里提及“马来西亚一号官员”的其中17处,而不是所有的36处。

    总检察署有关美国司法部诉讼案的17点问答部分中最值得留意的是第17道问题:

    “第17道问题:美国联邦调查局报告书里所提及的汇入马来西亚一号官员账户里的存款究竟是怎么回事?”解答则是:

    “要紧的是我们知道,这个账户是以私人名义开的,它并不是用在私人用途上的,而是作为主席的特别账户,充作党的用途,这是党章所许可的。慕尤丁也承认存在着这样的做法。即便连《华尔街日报》也承认这个账户里的资金是用在政治用途上的,而不是用在私人用途上。马来西亚一号官员从不曾从一马公司接收金钱存入他的私人账户里。美国司法部指控马来西亚一号官员从三笔和一马公司有关的汇款中获取总额2亿1000万令吉的款项。”

    接着就是针对美国司法部诉讼案里所指控的“三笔汇款就是”的驳斥:

    1. 6千万令吉(那个时候相等于2千万美元)是在2011年(一马公司和沙地石油的联营企划始于2009年)从时任利雅得省长土尔其阿尔塞依德王子的账户支出的。美国司法部指控在2011年所支付的这笔6千万令吉其实是来自一马公司在2009年投资在和沙地石油的联营企划里的18亿3千万美元。

    2. 1亿令吉(那个时候相等于3千万美元)— 是在2012年年底从亚洲Blackstone投资公司的账户支出的。美国司法部指控在2012年11月所获得的这笔1亿令吉,是来自一马公司和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在2012年4月所发行的35亿美元债券。无论如何,这笔汇款有一封于前一年也就是2011年发出的信函佐证,发信人在信函中阐明将会从包括亚洲Blackstone在内的数个账户汇出多达3亿7千500万美元的款项。

    3. 5千万令吉— 是来自于2013年3月即第十三届大选前,以及在2013年8月归还款项之前,透过Tanore账户所汇出的20亿8千万令吉(或相等于著名的6亿8千100万美元,若按照当时的1美元兑3.05令吉的汇率的话)。这笔汇款有来自于沙地阿拉伯王室捐赠者的信函佐证,反贪会也和这个王室约谈了,沙地阿拉伯外交部部长也表明这笔资金是他们的。我确定马来西亚一号官员不曾知道汇入他账户里的资金的真正来源。他所知道的是基于实行多年的和沙地阿拉伯政府协议的做法,那就是政治献金都会汇入他的账户以充作政党用途。要紧的是我们明白,每一笔的汇款都会附上来自沙地阿拉伯王室的信函。

    姑且先不去评论这些和美国司法部诉讼案相违的驳斥说明,阿班迪应该解释为何总检察署只处理美国司法部诉讼案里有提及“马来西亚一号官员”的其中17个段落,而不是所有36个段落。

    纳吉是否对以上所提及的澄清和驳斥知情并予以授权?除此之外,在“三笔汇款就是”的第三项驳斥里的“我”究竟是谁,这个“我”是否就是总检察长阿班迪本人?

    纳吉表示在美国司法部于7月20日在2010年美国贪腐领袖资产追回计划之下所展开的行动后,政府会严正看待美国司法部的指控,还有“被提及的任何人应该负起责任自证清白,并确保人民的钱没有被滥用。”

    马来西亚人是否可以期待纳吉或总检察署代表他发出完整的声明,指出在长达136页513段的美国司法部诉讼案中在多达36个地方提及的“马来西亚一号官员”的身份?

    林吉祥

    阅读全文

  • 林冠英给马来西亚人的公开信

    为一个全新的马来西亚寻求一个全新的委托 – 打造一个创业及福利州。

    较早前我们提议在槟州提早举行选举,不是为了将林冠英从编造的贪污指控中拯救出来。林冠英也不可能逃得过政治陷害。但是,很明显地,马来西亚和槟城还是可以从国阵操控的肮脏政治中被拯救,国阵玩弄政治破坏人民求变的渴望,人民要的是一个廉洁的马来西亚,免于一马发展公司丑闻那样明目张胆的贪污。

    国阵不会停止他们对我进行人格谋杀的政治阴谋,他们指控我滥权、让出售30年房子给我的彭丽君小姐从中获益。她在出售房子给我之后有赚无亏的事实被忽略。事实上她与州政府没有直接的生意关系,也没有从州政府得到好处,在地方政府拒绝她的申请后,她的土地还是农业地,不能被转为住宅地。

    就算没有这两个根本没有涉及一分公款、被编造出来的控状,也还是会有其它的编造的指控。再者,当局滥权针对槟州政府进行公开招标、公平竞争的公共工程进行彻底的调查,完全无视国阵根本没有进行公开招标。光天化日、明目张胆盗取人民钱财的一马发展机构却一点都没有受到对付!

    国阵执意采用各种手段解决我,正如我们立志不允许国阵破坏槟城以民为本的希联政府,也绝不允许国阵在一马公司丑闻上脱罪。不论我最后下场如何,我的同事和我立场一致,即捍卫槟城希望联盟政府继续执政及人民的意愿。如果国阵对我的政治陷害,能够让人民从政治倦怠中醒过来,我自愿牺牲,成为那股力量。

    槟城领先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举行选举,要求槟城人民重新委托。我们提出进行州选,不只是为了对抗我所面对的贪污指控。也是为了让槟城人民来决定,他们要的是廉洁的民联政府还是贪污的国阵政府。这是为了保护及保存希望联盟政府为槟城带来的极积改变,现在的槟城可说是净、绿、安、康。

    这场州选,是关于槟城首先站出来、谴责国阵设立一马公司,纵容首相的继子里扎沙里、刘特佐及他的家庭,盗取及骗取马来西亚人民35亿美元(约130亿令吉)!这也是为一个全新的马来西亚寻求一个全新的委托 – 打造一个创业及福利州。

    尽管缺乏天然资源、并遭联邦政府一次又一次的剥夺属于槟城的拨款,槟城成功地凭借良好施政继续繁荣,我们栽培人才,在公私合作伙伴的框架上依赖私人界及公民社会的协助。州政府提供种子基金或资助整项计划,在永续发展方面,我们邀请私人公司投入资金或专才。

    尽管是公共投资,很多计划或项目还是由私人界或公民社会进行,州政府极少甚至不干预。价值2000万令吉的槟城科学咖啡店计划提供孩童免费的应用科学及机器人制作训练;价值2800万令吉的槟城科学馆点燃科学工艺的兴趣;600万令吉德国双元教职培训计划提供42个月的高级文凭课程,让学生可以在工厂边做边学,德国也承认;300万令吉的槟城数码图书馆,还有每一年的乔治市节庆都展现了槟城做为创业州的模范。

    槟城也是一个福利州,我们没有遗忘穷苦及弱势群体。自2008年,我们拨出超过4亿令吉的援助给学生、乐龄人士、新生儿、单亲妈妈、体障人士、家庭主妇、德士司机、渔民、三轮车、中小学至大学的学生。我们在年度预算案中拨出12%在现金援助,甚至通过加额补贴,确保月入少过790令吉的家庭获得790令吉。换句话说,如果你的家庭月入600令吉,州政府每个月加额190令吉给你。这就是为什么槟城在贫富悬殊的基尼系数从2009年0.42减少至2014年0.364,在5年内进步了13%,全国系数为0.401。

    唯有通过廉洁施政,我们才能取得预算盈余,然后打造一个创业及福利州。槟城的能干、公信及透明施政让我们的储备金在八年里,从8亿5000万令吉增加至16亿令吉。槟城的政府债务也减少90%至6900万令吉,成为全马债务最低的州属。槟城的失业率为1.5%意味着还有很多就业机会。

    拒绝盗贼治国 ( KLEPTOCRACY)

    我们相信马来西亚人民会优先选择民主,而不是独裁统治、更不是盗贼治国。人民从来不是投给强盗政府,盗贼统治纵容政府领袖窃取公款或全民的天然资源,为自身谋利。

    美国在追回盗窃资产行动组(Department of Justice's Kleptocracy Asset Recovery Initiative)入秉的法庭案件中,司法部充公了总值10亿美元、由不同人士利用一马公司“盗取”金钱购买的产业。美国总检察长说,上述10亿美元的资产,只是一马公司从人民身上盗取的35亿美元或130亿令吉的一部分。追回盗窃资产行动组的理论是为了阻止贪官在外国利用盗贼统治偷来的钱,在美国洗黑钱、享受贪污带来的荣华富贵。

    国阵将马来西亚变成美国史上最大的盗贼治国案件,相反的希盟州政府自豪的将槟城转化为廉洁、公信与透明的模范州属。槟城成为大马历史上首个被国际透明组织因为公开招标系统而点名称赞的州属。国家稽查报告每年也称赞槟城是国内财务管理最佳的州属。然而,我们各项透过公开招标的公共计划,还是成为目标,面对一次又一次的调查。

    槟城能点响拯救大马免于盗贼治国的首炮。有一些人认为行动党应该直接自行解散州议会,比照之前公正党在雪兰莪撤换州务大臣时单边的方式推出加央行动闪电补选。但我不同意。

    有別於国阵的盗国主义,民主行动党的领袖是民主主义者。民主行动党不会独行独断,以单边的方式宣布提早选举,反而会尽力和3个希盟盟党达成共识。尽管面对不公平的批判,但我们仍会坚守承诺,展现诚信,因为这将是型塑一个强大联盟的基础。

    撇除对于提前州选举的必要与否的争论,仍旧有些人见树不见林坚持认为希盟胜利也不能帮大马解决1MDB的丑闻。这无疑对马来西亚人民的尊严与正义感没信心,也低估了人民能改变的力量,也就是一举拒绝国阵在1MDB丑闻的偷盗行为。

    我仍然记得当安华被他那来自市民社会组织的朋友批评之时候,我问过安华,加央行动到底值不值得,他重申改变虽然是痛苦及冒险,但这是有必要的因为长期来说将带来好处。

    是的,面对国阵的机器,我们得冒失去议席的风险。然而,我们要对槟城有信心。我们不可以对在对与错、正与邪、廉政与贪政之前,择善固执的良善人民失去信心。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及伊班人都面对共同问题,共享着马来西亚人一样的梦想,大家都得因为1MDB丑闻面对经济问题。

    马币贬值、强行落实消费税、生意惨淡经营、难以觅得高收入的职位……凡此种种,都和1MDB的丑闻息息相关。难道我们终身都要囚禁在憎恨政治里,看着种族宗教间的怨愤不断发生,却模糊掉1MDB的丑闻,以及国阵滥用权力以及操弄司法的种种恶行?果真如此,我们怎能幻想未来的政治前景会变得更好,两年后变得对希望联盟更有利?那时候再办选举,恐怕大家对1MDB的怒气已经逐渐消失了。

    的确,我们必须竭尽所能避免三角战,不过,谁来保证两年后,一定就是一对一单挑国阵的局势?希望联盟必须对人民有信心,在关键时刻站出来拯救我们的国家。马来西亚现在显然正走向一条危险的道路之上,我们看着巫青团针对国家银行总裁洁蒂、前反贪会大头阿布卡欣、前总检察长阿都甘尼报警处理,指这三人涉及拖首相纳吉下台的阴谋。巫青副团长凯鲁甚至指控上述三人在未获得许可之下,提供密件予外国单位包括美国的FB!……他们的所作所为,实在不可思议。

    无辜的吹哨者遭到逼害、盗走马来西亚人民数十亿令吉的人却可以成不受对付的情况下继续逍遥法外。到底这些疯狂的事,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政党能够做的就是这么多。真正拥有权力实现变革的,就是普罗通的马来西亚人。

    让槟城成为首个领导变革的州属。我们要大胆打头阵作出改革,以让我们摆脱贪污及不公正-- 即使我们可能面对失去议席及选票的代价。更可怕的选择是我们失去下一代的希望和未来。我们这一代已经受够了。因为我们让国阵偷走了我们的未来。我们不能够再让国阵偷走我们下一代的未来。我们相信槟城及马来西亚是有得救的,我们也相信,槟城人会支持希望联盟,来许他们下一代一个美好的未来。

    林冠英

    阅读全文

  • 东海岸铁路计划成本大飙升,竟然只是为了还债?!

    拿督斯里纳吉必须确认首相署是否在没有进行任何公开招标的情况下,就决定了已授予中国交通建设公司(CCCC)兴建的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成本飙升到600亿令吉。

    《砂拉越报告》最新揭露的文件指控马来西亚政府,正对一份授予中国交通建设公司(CCCC)的合约进行最后的敲定,即兴建该铁路的成本飙升至600亿令吉。在这之前,东海岸经济特区发展委员会(East Coast Economic Region Development Council)估计该计划的成本“只是”300亿令吉。

    马来西亚人民对于该计划成本的推测吓了一跳,同时也不能归咎《砂拉越报告》的“无罪推定”(the benefit of the doubt),因为这个揭密网站已一再证明其报道的真实性,特别是关系到一马公司(1MDB)数以百亿令吉丑闻的报道。

    作为比较方面的衡量,在2003年授予马矿业──金务大集团兴建全长329公里的怡保─巴当勿刹双轨铁路计划只耗资145亿令吉。最近,也就是在2015年12月,授予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China Railway Engineering Corporation)推行,全长179公里的金马士──新山衔接铁路(Gemas-Johor Bahru link)的成本为71亿令吉。平均来算,有关铁路计划的成本分别为每公里4千400万令吉和3千980万令吉。

    然而,倘若全长620公里的东海岸铁路计划建筑成本为600亿令吉,即它每公里约耗资令人震惊的9千680万令吉。这意味着,东海岸铁路计划的成本将分别超出上述两项即北部和南部的双轨铁路计划达120%和143%!

    未经招标程序的东海岸铁路计划成本涉嫌成本大副飙升,印证了《砂拉越报告》的文件,它详细列出了如何采用“额外”的资金来拯救负债累累的一马公司。

    有关文件显示,当中国交通建设公司被授予“膨胀合约”的时候,将通过一家被选定的“资信可靠”(credit-worthy)的公司支付8亿5千万美元(34亿令吉)予一马公司,以作为偿还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贷款的目的,并且承担一马公司子公司总额为47亿8千万美元(194亿令吉)的债务,这包括已由IPIC所担保的利息。

    这些款项很明显地意味着,正朝向要解决IPIC向英国伦敦仲裁院提呈仲裁申请向一马公司索取65亿美元赔偿的事项。

    更有趣的是,源自有关飙升成本内的一部份款额,将用来购买刘特佐拥有大量股权的相关公司,即分别为斥资2亿4千400万美元和7千100万美元的Putrajaya Perdana 公司和and Loh & Loh Corporation Bhd。

    此外,还有一个建议是通过中国交通建设公司,分别付款6千500万美元和2亿美元予“顾问/战略/通讯服务”公司和另一家“被选定公司”(nominated company)。付款给这间不知名的神秘“被选定公司” ,是预计在今年12月 正式签署东海岸铁路计划的合约时进行。因此,即便看起来这是一项不顾一切的拯救行动,慷慨的佣金将支付予某些当事人,或许这是为了要延续他们奢侈和放荡的生活方式。

    实际上,纳吉政府只是以东海岸铁路计划为借口和作为一个离谱的掩饰,以便隐藏额外借贷300亿令吉,供作偿还已从一马公司挪用的数十亿美元。最可悲的是,这意味着普通马来西亚人民,将因为政府要资助整个东海岸铁路计划而承担更沉重的债务。我们只是通过挖一个更大的洞来掩盖一个更巨大的洞而已。

    我们呼吁纳吉确认或否认,是否有进行授予这份东海岸铁路计划的合约;同时,纳吉也需要针对这项合约的授予没有进行任何竞争性的招标程序,提供透明和问责的理由。

    阅读全文

  • 潘俭伟网络直播
    《一号官员怎样窃取国家财富》

    阅读全文

  • 5分钟后,潘俭伟网络直播《一号官员怎样窃取国家财富》,请留守《火箭报》。

    阅读全文

  • 还有半小时,《火箭报》将通过面子书进行网络直播,让大家可以直接与潘俭伟交流,除了分析当下大马政局及1MDB丑闻,届时,潘俭伟也会回答大家的提问。
    请勿错过!

    阅读全文

  • , 《火箭报》分享了自己的照片

    阅读全文

  • 来来来,今晚Tony Pua跟你一起live,九点见!

    《一号官员怎样窃取国家财富》

    谁是大马一号官员?相信大家已经毫无悬念,但是你又知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来窃取国家财富?1MDB内部许多复杂的洗黑钱活动,你又知道多少?

    追踪1MDB丑闻多年的潘俭伟将通过《火箭报》面子书专页,与大家面对面,分析1MDB不为人知的故事。

    欢迎大家通过留言提问任何问题。

    阅读全文

  • 选举集会同步施压
    重唤改朝换代梦想

    社青团总团长黄家和今天表示,他尊重人民公正党暂时不接受提早解散槟城州议会举行选举的决定,惟劝告公正党在当下局势必须要有速战速决的决心,以免错失振奋马来西亚人对改朝换代的梦想和愿景的良机。

    公正党最高理事会召开会议后,表示该党对提前选举没有信心,因此暂时搁置解散;与此同时,净选盟也以“需要更多咨询”为由,无法议决召开第五次净选盟集会。

    也是桂和区州议员的黄家和今天发表文告表示,美国司法部启动“充公行动”,揭露一马公司资金遭朋党挪为私用,已经证明了希盟必须重振和领航改朝换代的浪潮。

    黄家和表示,国人都对希盟有高度的政治期望,打破现今的政治困局,领导国家走出经济困境。由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3党成立的希望联盟,顾名思义首要任务就是恢复和唤醒国人对改变国家的希望和信心。

    “希望联盟需要考量的不仅仅只是州政权之得失,更为重要的是鼓舞国人对改革国家体制、让马来西亚变得更好的热忱,而槟州闪电选举,把纳吉拉到希盟主场作战,就是重要的一步。”

    “如果公正党今天以信心不足为理由而不要面对选民,重新寻求委托,怎么能够让全国人民在来届选举对希望联盟的斗争产生信心?这种种现象不但会浇熄国人的愤怒和热忱,也令公共舆论质疑在野党和公民社会对改革国家的信念与执着!”

    他最后强调,要改变社会和国家,选举和街头战场的抗争都必须同步进行,互辅互成,才能给予纳吉政权最大的压力,以行动唤醒更多国人的醒觉,来届大选改朝换代大业才能水到渠成。

    民主行动党
    社青团

    阅读全文

  • , 《火箭报》分享了 CM Lim Guan Eng 的照片 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说,以目前政治局势,是槟州举行闪电州选的最佳时机,行动党采取反客为主策略,一石二鸟,除稳住槟州政权,也可再逐一击破国阵执政州属。

    按国阵剧本走会挨打

    他指出,行动党不要照着国阵的“剧本”和时间表走,而是要根据自己的剧本;若按照国阵的剧本,相信会出现挨打局面。

    “我们看到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对每个反对党采取逐个击破的策略,先是分裂伊党,一分为二即开明派和保守派,一派跟巫统而另一派则跟行动党。

    公正党方面是‘砍掉’公正党顾问拿督斯里安华,行动党情况也一样要除掉林冠英。”

    “由于国阵对我们逐个击破,而我们能走的出路是对每个州逐个击破。”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551123/刘镇东:现在槟州选反客为主.“可逐个击破国阵州”

    阅读全文

  • 德勤解约撇清关系
    一马公司诚信破产

    会计行德勤大马要解约撇清关系,令一马公司新任董事局第一次的诚信与问责考验也已失败。

    充斥丑闻的一马公司新任董事局日前特别宣布“已审核的一马公司2013年及2014年财务报表不应该再作准,直到美国司法部的指控作出裁决为止”。

    一马公司的声明进一步补充,德勤大马已通知它准备在2月26日呈辞后,该公司正在寻找新的审计师。

    从一马公司这项奇怪的宣布中,很显然地正热闹沸腾的美国司法部的揭露,就是德勤最后告诉一马公司他们不再备用已分别在2013年3月28日和2014年11月5日“结束”(signed off)一马公司财务报表的结果。
    美国司法部提呈的证据很明确地显示,德勤对于一马公司这两个财政年度的审计完全就是一塌糊涂。审计师完全被多次挪用该公司数以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行政人员当成傻瓜。他们被蒙骗了,也许是太容易,就这么相信了该公司所提呈的虚假文件和离谱的谎言。

    德勤未能在其审计中发现一马公司在2012年至2014年期间,已支付了逾35亿美元予虚假的在英属维京群岛成立的阿尔巴投PJS有限公司(简称阿尔巴BVI)。

    德勤完全没有发现1MDB全球投资有限公司,把15亿6千万美元投资在多个狡猾和模糊不清投资基金的可疑之处,这包括Devonshire Growth, Enterprise Emerging Markets 和Cistenique 投资基金。美国司法部已经鉴定这些基金在洗钱骗局中曾充当中转机构(conduits),包括最终把6亿8千100万美元汇入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私人银行账户。
    德勤也相信了一马公司虚假投资在开曼群岛的12亿2千万美元已成功被赎回,当事实上一马公司是使用其子公司即1MDB全球投资有限公司的钱来进行借贷套利交易(round-tripping transactions)。这已分别由《砂拉越报告》通过曝光的文件相继被揭发。

    德勤的容易受骗,致使一马公司执行人员和纳吉政府引用和滥用这家国际稽查公司的国际“声誉”让一马公司“借得”信誉,他们在过去数年,已经协助掩盖发生在这家国有企业内高达数十亿美元被诈取的诡计。
    随着美国司法部的揭露,它终于到了一个阶段,那就是德勤备用的它已稽查的2013年和2014年财务报表是否再站得住脚(tenable)。因此,一马公司被迫作出这个奇怪的宣布以否认自己的财务报告的真实性。

    虽然德勤延迟撤回它对一马公司财务报表的认可是可以理解的,但一马公司董事局持续坚持“一马公司没有犯下任何不当行径,以及过去被稽查的财务报告持续显示公司的事务是一个真实和公平的观点”的说法,却是完全不负责任和令人感到震惊。

    尽管大量的证据已公开和浮出水面,可是以财政部秘书长丹斯里依尔旺为首的一马公司新任董事局,却坚持采取大规模的行动来掩饰在一马公司内所犯下的罪行。

    现在很明显的是,依尔旺只是对进行前任董事会过往的“第一流”(stellar)工作有兴趣──前任董事局因为绝对的耻辱而在4月总辞。
    在这之前,当财政部秘书长在2014年6月向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供证时,他曾宣称他对一马公司没有控制和监督的权力,从而开脱对他所作出的所有指责。事实上,他把责任推到一马公司章程的117条文,即这一类的权力是直接归于首相。

    无论如何,即便上述条文已废除和被任命为主任,依尔旺却显现出他是“同一路的货色”(cut from the same cloth)。他只对纳吉忠诚,根本就不在乎诚信与问责制。

    潘俭伟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16 火箭报 - THE ROCKET. All Rights Reserved.
DEMOCRATIC ACTION PARTY(MALAYSIA) webbed since 1996

Created by jengt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