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新闻

  • , 《火箭报》分享了 Fan Yew Teng 的相册 怀念范俊登同志。

    阅读全文

  • , 《火箭报》分享了 Astro AEC 新闻报报看的照片 在盗贼统治的情况底下,人人的存款都所剩无几,甚至没有存款。
    很多时候,人民所需要的只不过是生活上的保障。

    阅读全文

  • 借罗兴亚人课题转移注意力
    MO1请别再逃避责任!

    呼吁国际针对缅甸的罗兴亚人种族清洗和导致马来西亚被标签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国际一马公司洗钱丑闻展开调查。

    马来西亚人感到深受伤害,当马来西亚首相——无论我们和他的政治理念是如何不同——受到嘲讽并成为国际笑柄,正如星期日的巫统—伊斯兰党的罗兴亚人集会,首相当其时呼吁国际介入停止缅甸的罗兴亚人穆斯林的“种族大屠杀”。

    缅甸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嘲讽和指控纳吉利用罗兴亚人集会来转移对一马公司丑闻的关注,这宗丑闻已经导致马来西亚蒙受耻辱,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的国家”,它让缅甸向马来西亚发出若干提醒,包括“自己有缺点,不要揭人短”,还有纳吉他本人最近才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事宜告诉世界“一个国家的内政应该由它的人民所决定,因为这个方程式已经被证明是可行的”,以及“马来西亚并不需要外国的介入来行塑和决定国家的走向”。

    纳吉和缅甸政府都错了,但倘若星期天的罗兴亚人集会并不是以旨在博取穆斯林好感的巫统-伊斯兰党集会的形式举行;而是一场马来西亚全民,不分种族、宗教或党派所参与的人道主义呼吁,那么纳吉就不会把自己变成批判的箭靶了。

    不幸的是,星期日的集会纯粹只有政治动机,而这也是为什么诚信党瓜拉登嘉楼国会议员拉惹卡玛鲁针对这一起紧急、确实和富有公共重要性的事件的国会动议会被议长丹斯里班迪卡拒绝的原因,后者的理由是这项动议介入了别国的内部事务。

    让我们终止在国内和国际政治上的虚伪吧!

    马来西亚和缅甸政府都务必要承担起责任,同意让国际来针对缅甸的罗兴亚人种族清洗和导致马来西亚被标签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国际一马公司洗钱丑闻展开调查。

    我对于导致马来西亚被标签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一马公司丑闻没有在巫统大会上被提及和解释感到非常失望,这项课题在为期五天的巫统、巫统青年团、巫统妇女组和巫统女青年组的大会上成为禁忌的课题完全没有受到讨论,这将导致首相和巫统丧失所有的政治公信力和道德权威?

    一马公司窃盗案的效应继续在上周快速地在全世界回荡,当新加坡金管局为着和马来西亚受到丑闻玷污的一马公司基金会有关的洗钱作业向来自英国的渣打银行的新加坡分行以及私人银行皇家顾资银行(Coutts)征收罚金。

    这笔罚金——它们分别被罚款520万新元(365万美元)和240万新元——是新加坡金管局在它制裁一马公司洗钱案的行动中所采取的最新一轮的惩治行动,该局已经在今年年初下令关闭瑞士银行瑞意银行的新加坡分行以及私人银行Falcon。

    新加坡金管局也因着一马公司丑闻的缘故,正在展开程序向高盛前东南亚主席Tim Leissner发出禁制令。

    一马公司是至少六个国家(包括瑞士、新加坡和美国)的洗钱案的调查对象。

    《华尔街日报》也报导说,被美国司法部诉讼案点名为一马公司环球洗钱丑闻的五名“相关人士”中的其中两位,即在2007年至2015年期间担任阿布达比政府所全权拥有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执行董事的卡德姆阿都拉(Khadem Abdulla Al Qubaisi)以及在2012年至2013年担任IPIC子公司阿尔巴投资PJS公司(阿尔巴)主席的莫哈末阿末巴达维(Mohamed Ahmed Badawy Al-Husseiny ,他也在2010年至2015年期间担任阿尔巴执行长)如今正在阿布达比监狱里接受洗钱、贪污和其他可能罪行的调查。

    至于美国诉讼案所点名的五名“相关人士”的其他三位,即刘特佐、里查沙里兹阿都阿兹(纳吉继子)和陈金隆则比卡德姆和巴达维幸运得多,因为马来西亚当局似乎并没有要寻找他们,让他们成为国际逃犯。

    在巫统大会上流传的一份匿名的一马公司册子对于在美国司法部诉状中被提及36次的“马来西亚一号官员”(MO1)的身份就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提出质疑——尽管国阵策略通讯主任拿督阿都拉曼达兰已经在BBC访谈中承认MO1正是納吉本人。

    巫统/国阵政府现在是否正在否认阿都拉曼有关MO1就是纳吉的承认呢?

    纳吉应该解释他是否有份于这本20页厚用高级亮光纸印刷的彩色、昂贵但匿名的题为“国家总稽查司和公账会报告后的一马公司——美国司法部的传召是可疑的”册子。它包含了有关美国和世界史上最庞大的窃盗政治诉讼案(针对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洗钱丑闻的国际阴谋)的19道问答题。

    这个册子计划究竟耗资多少钱,它是否是来自公款,纳吉也应该解释为何他或政府都不敢为一马公司册子负责任呢,并得在巫统大会上分派,仿佛它就是一份见不得光的地下文件?

    林吉祥

    阅读全文

  • 怎一个“贪”字了得。
    当政府不愿正面回应贪污舞弊之事,人民生活苦不堪言,面对物价上涨,汇率下跌,顿时民怨四起。身为当政者,是否注意到了人民的生活近况?

    阅读全文

  • 下届大选巫统向行动党宣战
    林吉祥:勿相信巫统政治谬误

    巫统在备战第14届全国大选的路上,为了加强对民主行动党的纳粹式“大谎言”宣传攻势而提出一个涵盖希望联盟和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的虚构内阁阵容。

    在最近的巫统大会,当首相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拉萨宣称,在即将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民主行动党是巫统的首号敌人,宣称马来不得不决定是否维持由巫统领导的政府或由民主行动党取而代之。这样一来,他把种族、仇恨和谎言政治提升到了另一个高度。

    当然,这是一个政治谬误。

    不论第14届全国大选发生什么事情,纳吉是否从首相的位子上被推翻或巫统是否失去联邦政权,马来西亚的马来人将继续在国内行使政治权力,因为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失去他们的政治权力。

    到目前为止,巫统和它的宣传机器里,没一人能针对最近国家文学奖得主沙末赛益提出的问题,给予像样的回应。沙末赛益问,如果巫统在全国大选中落败,马来人如何会失去政治权力。

    沙末赛益感到奇怪,马来社会为何会如此纠缠于,如果巫统丧失布城的控制权,就会让国内的其他少数群体夺取他们的权力,以及马来人和伊斯兰教会因而受到威胁。因此,他问:

    “马来人如何受到威胁?当过去五十年的当权者是马来人,宗教(伊斯兰教)和马来人如何受威胁?

    “(如果马来人会受威胁),在这五十年里,他们(马来领袖)做了什么?”

    不管巫统在下一届大选中发生什么事,人口现实是马来人不会失去政治权力的最可靠保证。

    1970年,马来西亚的人口分布是44.32%马来人、34.34%华人、8.99%印度人、11.89%非马来人土著、0.67%其他族群。

    2010年,马来人在马来西亚人口的百分比增加至55.07%,华人减少至23.34%,印度人下降至7.35%,非马来人土著保持在11.94%,以及其他族群是1.3%。

    在第13届全国大选,52.63%的选民是马来人,29.68%华人,7.31%印度人,8.96%非马来人土著和1.43%其他族群。

    在马来西亚半岛的165个国会议席,114个是马来人占多数的席位,22个华人占多数的席位和29个混合席位。没有一个印度人占多数的席位。

    是否有巫统领袖认为,如果巫统在第14届全国大选落败,在布城的新马来西亚政府有可能通过增加目前22个华人占多数的席位至超过83个席位,从而构成在马来西亚半岛的165个国会议席的大多数席位,以确保华人掌握政治权力?

    没有哪个魔术师可以演出这个不可能的壮举。事实上,未来的走势是相反的。由于人口现实和国内华人人口减少,22个华人占多数的席位将会减少。

    即使是巫统的元老东姑拉沙里也在公开场合说,当政府由马来人领导、除了槟城其他州政府都由马来人领导、公共服务领域里大多数是马来人、军队里大多数是马来人,还有马来统治者,因此他不知道马来人受威胁的观点是怎么来的。

    马来西亚站在最前线的民权活跃份子再娜安华也质疑,巫统执政接近60年后,“马来人受威胁”的论调是怎么来的。为何新经济政策在实行了超过40年后:(i)75.5%的底层人口是马来人;(ii)90%失业的大学毕业生是马来人;(iii)价值54亿令吉的股票,在1984年至2005年间注入个别的马来人和机构后,最后只剩下2亿令吉的股票仍然留在马来人的手中。

    因此,一旦巫统在第14届全国大选落败则马来人会让华人夺取政治权力的说法,当然是纳粹式的“大谎言”宣传攻势,是巫统领袖和军师为了备战下几届全国大选,而在马来选民之间制造恐惧、惊吓和仇恨。
    采用大量纳粹式“大谎言”宣传攻势的活动与日俱增,而且早在上周末的巫统大会之前、期间和之后便已经展开。因此,看到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着包括22名内阁部长的“2017年新政府排阵——希望联盟: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国家诚信党、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时,我并不惊讶。

    在我国60年的历史里,我首次在这个伪造的内阁名单上被列为首相和财政部长,而敦马哈迪是副首相,即:

    首相兼财政部长——林吉祥 (民主行动党)
    副首相——敦马哈迪 (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
    首相署部长:
    经济策划组—— 林冠英 (民主行动党)
    国民整合及表现管理 ——丹斯里慕尤丁(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
    不管部长——西华拉沙(人民公正党)
    高等教育部——倪可敏 (民主行动党)
    教育部——阿兹敏阿里(人民公正党)
    外交部——奴鲁伊莎(人民公正党)
    国防部——马夫兹(伊斯兰党)
    青年及体育部——黄洁冰(人民公正党)
    国内贸易及人民消费部——潘俭伟(人民公正党)
    印裔沟通及事务部——哥宾星(民主行动党)
    妇女及家庭发展部——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人民公正党)
    旅游及国际宣传部——拉菲兹(人民公正党)
    科学、技术及核子工业——傅芝雅沙列(人民公正党)
    工程部——祖莱达卡玛鲁丁(人民公正党)
    华裔沟通及事务部——蔡添强(人民公正党)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陆兆福(民主行动党)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郭素沁(民主行动党)
    人力资源部——马尼卡瓦沙甘(人民公正党)
    艺术、文化及历史部——卡立沙末(国家诚信党)

    我有点受宠若惊,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自己被指定为首相。虽然在我51年的从政生涯中,成为马来西亚首相的想法,从来没有进入我的脑海。

    事实上,就如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星期六的民主行动党五十周年全国大会说的,民主行动党从来没有要求华人成为首相,而是一直支持马来人,特别是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成为首相。

    马来西亚宪法第43(1)条文清楚列明,没有任何民族被禁止成为首相,宪法中的唯一先决条件是在国会掌握大多数国会议员的信任。

    在孩提时代,奥巴马要成为美国总统。在马来西亚,政治现实是非常不同的。在可预见的未来,马来西亚首相将是一个马来人,虽然马来西亚宪法允许任何马来西亚人,不论什么民族都可以成为首相。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个虚构的反对党内阁阵容,我以为它的设计者犯了一个重大错误,因为我没有找到财政部长,直到我看见首相也兼任财政部长。

    这显示捏造这份名单的人是如何的不在状况,因为民主行动党已经明确表示,首相不应该兼任财政部长。如果纳吉没有兼任首相和财政部长,马来西亚就不会被冠以“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耻辱和恶名,马来西亚也可以免受一马发展公司全球洗钱丑闻的国际耻辱!

    虚构的希望联盟内阁旨在加强巫统对民主行动党的惊慌、恐惧和仇恨式“大谎言”宣传攻势。这也是马哈迪被安排为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在首相署执掌相对无关紧要的部门,民主行动党获分配七个内阁职位(虽然潘俭伟被错认为公正党国会议员),公正党(虽然在22个内阁部长职位中获分配10个职位)和国家诚信党则被分配相对次要的内阁职位的原因。

    我还没有跟马哈迪谈过这个话题,不过我不相信他会要重返内阁,即使是担任首相。他毕竟91岁了。

    这些谎言和谬误,如虚构的内阁阵容,只是巫统对民主行动党的纳粹式“大谎言”宣传攻势诡计的开端,在备战第14届全国大选的过程,它加强了马来西亚政治在民族和宗教两个方面的分化。直到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的接下来几个月,我们将看到更多最恶劣的政治欺诈行为。

    我们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流氓和失败的国家的目标,不能动摇。这是所有热爱马来西亚的人民,不论是政党、机构或个人,以及同等重要的联邦和州政府,必须有更具包容性的前景和承诺,即容忍和接受所有民族、宗教、地区和群体的作用和贡献。大家拥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拯救马来西亚,免于猖獗的腐败、滥用权力、破坏法制、破坏善政,并使马来西亚摆脱 “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国际骂名和耻辱。

    林吉祥

    阅读全文

  • 待林冠英案一审定罪
    國庆60周年后才大选

    第14届大选可能将会在9月即国庆日60周年庆典过后举行,因为纳吉想要先让冠英在一审中被定罪来取消他在下届大选参选的资格,从而阻止他继续出任槟州首席部长

    眼下槟州高等法院已经在明年敲定34天来审理民主行动党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的贪污案件,大多数的马来西亚人会好奇倘若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因着数十亿美元的国际一马公司侵吞和洗钱丑闻(它是至少六个国家的调查对象,其中这些国家包括了瑞士、新加坡、阿布达比和美国)而被控上庭的话,法庭究竟会用多少天来审理。

    当冠英在今年5月因着他在280万令吉洋房折扣事宜上的贪污指控而受到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历时三天共23个小时的盘问,假如纳吉也因着他的42亿令吉“捐款”丑闻受到反贪会的同等对待,那么首相将会受到反贪会盘问超过12年。

    这是由于纳吉的42亿令吉“捐款”丑闻是冠英的280万令吉洋房指控的1500倍,所以假如反贪会也以对待冠英的方式(槟州首席部长被盘问三天)对待纳吉,那么纳吉的盘问过程将会耗时1500乘以3天,也就是4500天。这相等于12.3年!试想像纳吉将会进出反贪会办公室接受盘问长达12年又4个月,从早上起床到晚上就寝都是如此!

    同样的,假如法院为冠英的贪污案件设下34天的审理期,那么倘若纳吉的窃盗案件在马来西亚法庭审理的话,它将需要34乘于1500等于5万2500天(或143.8年或相等于纳吉的两世人)!

    为冠英贪污案件而设下的审理日期对于第14届大选来说是一个重要提示,因为纳吉想要先让冠英在一审中被定罪来取消他在第14届大选参选的资格,从而阻止他继续出任槟州首席部长。

    冠英贪污案件的审理日期已经敲定在3月27日至31日、4月10日至14日、4月24日至28日、5月15日至19日、5月29日至6月2日、6月13日至16日以及7月17日至21日,因为主控方预计要传召的证人有60位,并且还有1万3千页和35册的文件。

    既然为冠英案件所敲定的34天审理期一直持续到7月杪,这是第14届大选可能将会在2017年8月31日的国庆日60周年庆典过后举行的有力提示。

    林吉祥

    阅读全文

  • 好消息,槟州良好施政带来红利!

    我们在此祝贺各位2016年槟城小型奖学金的得主。

    在此告知各位,槟城州小型奖学金委员会是在1960年槟城州小型奖学金基金动议之下成立,目的是要颁发奖学金给槟城的中学生。该奖学金是由槟城小型奖学金基金所拨出。

    这两次的调整比原先增加了将近两倍,这皆归功于州政府的良好施政。能干公信透明的管理与廉洁施政让州政府的财政自2008年开始每一年都有盈余,使我们的资产从2008年的8亿5000万令吉增加至16亿令吉。

    2008至2015年这8年来财政盈余累计了5亿7400万令吉,比1957至2007年50年来所累积的3亿7300万令吉还要高。

    州政府的债务也减少了90%,只有6900万令吉,是全马来西亚债务最低的州属。与全马所有州属共欠债168亿令吉相比,槟城2015年终的债务只有6900万令吉。

    我们的投资额也在2008至2015年共获得549亿令吉或增加了87%,相比2000至2007年只获得294亿令吉。同时2008至2015年我们制造了12万8317个工作机会,相比2000至2007年的10万6583个工作机会增加了20.4%。

    这项奖学金是给予槟城的所有中学。2012至2016年槟城获得小型奖学金的学生共有4384人,共拨款了277万6440令吉。

    我再次恭贺2016年槟城小型奖学金得主,除了能减轻家庭的负担及协助让槟城转型成为国际及智慧的州属,也希望能借此奖学金鼓励各位的斗志继续学习向上。

    最后,这项奖励是来自于反贪及州政府以民为本为民福祉所带来的红利。

    槟城州首席部长
    林冠英

    阅读全文

  • , 《火箭报》分享了民主行动党的照片 “当前任斯里兰卡总统拉惹巴希涉及该国大規模种族屠殺时,为何国阵当时也沒有声援斯里兰卡的无辜百姓,反而今年批准这个滿手血腥的刽子手入境我国访问,这又是什么人道主义?”

    阅读全文

  • 民主行动党建党五十周年宣言
    献给马来西亚人民的新政

    2. 2016年的马来西亚

    一马公司贪腐丑闻缠身的首相,让马来西亚在国际社会承受 “盗贼统治”(kleptocracy)的恶名,甚至为了巩固权力而不择手段,让国家陷入无中生有的族群和宗教对立,也大幅收窄了民主空间,更导致我国的经济一片死寂,处在危机的边缘。

    马来西亚的局势每況愈下,没有最糟只有更糟;马来西亚人民都盼望找到一个能够带领我们熬过这个最坏时代的国家领导。

    民主行动党与我们的盟党可否带给人民希望,早日扭转当下混沌?我们是否拥有足以让人民信服的竞选纲领,与我们的盟党赢得来届大选?还有,我们能否为马来西亚人民更好的明天,提出一套新政?

    阅读全文

  • 社交媒体流传一份在野党的影子内阁名单,点名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为首相兼财长人选,惟林吉祥今日严厉否认,并指控巫统网军捏造假名单以破坏在野党。

    林吉祥今日在槟城一场记者会上受询时,反批此份假名单是巫统应对第14届全国大选的手段,并指责该名单为“纳粹式大谎言”。

    “(竞选运动)已在上周末巫统大会之前、期间及之后展开,且越来越激烈。”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65328#ixzz4S33ziMhr

    阅读全文

  • 展望第14届大选:
    政治重组掀新章?

    适逢民主行动党成立50周年,《火箭报》为您整理过去民主行动党参加选举的历史和故事。这一次,我们将与读者一起展望即将来临的第14届大选。
    ============
    2013年的505大选,改朝换代的呼声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民联在掌握槟城、雪兰莪、吉兰丹、吉打四州政权的前提下,成为国阵政府最有力的挑战者。然而,尽管民联确实在大选中得到了多数选民的支持,由于马来西亚选举制度上的缺陷与选委会的偏袒,国阵依然在选区划分的优势下,夺得多数议席。

    或许印证了俗话所说的“希望越大,失望越大”。505功败垂成以后,不少支持者难免感到失落。而马来西亚的民主改革运动也渐渐陷入低潮,从安华入狱、聂阿兹逝世、民联瓦解、林冠英被控,在野党砂拉越州选失利、大小街头集会的人数不增反减等等事件,都可以看出在野势力的士气低靡不振的迹象。以至发生一马公司弊案、纳吉26亿门、消费稅、国安会法、马币兑美元大幅度下跌、副首相慕尤丁遭革除等等不利于政府的重大事件后,看似都无法动摇纳吉的相位与国阵盘踞多年的政权。

    国阵赖以生存之道

    选委会于9月15日宣布重划半岛及沙巴选区,尽管因为国阵在国会失去三分二的优势而无法增加议席,然而从重划选区的结果来看,选区重划后,国阵将占尽优势,尤其是国阵的传统堡垒——乡区,更是牢牢的掌控在国阵手中。由于选委会的选区重划建议严重缺乏透明度,重划选区的依椐和原则完全不透明,就算国阵失去多数票,仍然极有可能通过垄断乡区议席而掌握简单多数的国会议席。

    以州属的选区变化而言,雪州的国州选区变化极大。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分析,若根据选委会的建议划分选区,雪州有可能会丢失政权。以雪州为例,在野党以超过60%选票狂胜的选区,选民人数皆暴增。而在野党以介于55%至60%获胜的边缘选区,选民人数减少。而少于55%选票险胜的选区,选民人数几乎不变。

    选区重划后,希望联盟与伊党很可能会丢失7个州议席。5个希望联盟与伊党选区,则会陷为灰区:国阵仅需吸纳不到500票,即可夺得。若国阵成功夺取这些议席,则会有24个州议席。雪州共有56席,因此国阵只需要再多4席,就有可能达致悬峙议会,多5席,就有可能夺下雪州政权。

    此外,在野势力也依然面对分配选区的困难,全国多个选区随时可能会面对伊斯兰党搅局。尤其是伊党跟巫统两党之间的暧昧关系,一方面在宗教课题,如伊斯兰刑事法上跟巫统联手,另一方面又对希望联盟的改革议程不置可否。为了避免马来西亚逐渐走向单元化,因而引起种族关系紧绷,进而困扰于种族、神权政治。因此伊党的动向,势必会影响在野党的谈判以及布局。

    政治重组打破僵局

    民联瓦解后,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与国家诚信党重新组成“希望联盟”,希望再次透过在野势力的结盟,完成改朝换代的目标。虽然民联之死一度是在野势力的危机,但也极有可能是马来西亚历史重组的历史机遇。在安华入狱后,在野势力一度失去共主,然而随着巫统派系的分裂,马哈迪与慕尤丁派系也正式全面出走,甚至建立团结党,誓言与纳吉领导的巫统正面开战。这也为来届大选埋下了极大的变数。。。。。。【摘自火箭报12月刊第20页】

    欲阅读更多内容,欢迎点击以下网址订阅:
    http://bit.ly/huojian

    价格(包含邮费):
    1年12期 - RM48
    2年24期 - RM96

    阅读全文

  • 阿末诺

    领导工运反剥削
    议会抗争续使命

    文/Wan Hamidi
    翻译/张玉刚

    1981年,马哈迪就任马来西亚第4任首相,他主政22年,对马来西亚政经文教各个领域带来极大的改变。不管是好还是坏,马来西亚当下面对的种族分化、宗教狂热、贪污腐败、滥权舞弊等危机,可说大多数源自于马哈迪主政年代。

    马哈迪主政期间,曾经造成劳资纠纷,而政府本应扮演调停的角色。1980和1990年代所发生的劳资纠纷,可说是20世纪初工人运动的延续,但很不幸的,也是马来西亚工人运动的终站。

    在那个年代,其中一个著名的工会领袖就是阿末诺,他是全国公共及民事职工总会(CUEPACS)主席,也是大马职工总会(MTUC)的领导之一。

    1943年,阿末诺出生于吉打州亚罗士打,时值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占据马来亚时代。

    参与政治

    阿末诺意识到,单凭工会不足以保证工人的福利,必须联合政治力量,才能更有效地把工人的诉求带入议会,进而提呈保障工人的相关法案,一劳永逸地维护工人的福利。与此同时,代议士也能反对任何压迫或剥削工人的法案。

    因此,阿末诺决定投身政治运动,开启为工人争取福利的道路。他不选择巫统或任何国阵的成员党,理由很简单,因为工人的斗争和诉求是全民的。1986年,他选择的是社会主义民主党(社民党),一个从民主行动党(行动党)分裂出来的微型反对党。同年的全国大选,阿末诺代表社民党分别上阵雪州格拉那再也州议席打五角战,以及班底谷区国会议席打三角战。这两场战役,阿末诺皆铩羽而归,也令他由此意识到,行动党似乎更有对抗国阵的韧性。

    该次大选后,林吉祥发现阿末诺为全民斗争的精神,故积极邀请这位工会领袖加入行动党。1987年5月16日,时任马华总会长的陈群川因“新泛电事件”而在新加坡入狱,一并辞去所有党职与国会议员一职,造成务边国会议席必须进行补选。阿末诺受党委托上阵,对垒时任马华副总秘书陈祖排博士。尽管阿末诺的首战最终失利,但是却赢得令人鼓舞的8096张选票,与马华所取得的12,619张选票相距不远。

    务边补选的败仗,并没有打击阿末诺在政坛及工运为工人仗义执言的士气和精神。虽然他不再担任全国公共及民事职工总会的要职,但却在大马职工总会扮演更积极的角色。

    创造历史

    1990年全国大选,阿末诺奉命出战槟州峇央峇鲁区国会议席。这一次,他以2,340张多数票的亮眼成绩击败前民政党强人许岳金。前任国会议员是行动党的彼得达逊,在上一次全国大选仅以262张多数票赢得该选区。

    经此胜仗,阿末诺成为行动党建党以来第一位马来国会议员。在此之前,行动党仅有马来州议员如法兹兰(Fazlan Yahya)、伊布拉欣(Ibrahim Singgeh)等人。。。。。。【摘自火箭报12月刊第18-19页】

    欲阅读更多内容,欢迎点击以下网址订阅:
    http://bit.ly/huojian

    价格(包含邮费):
    1年12期 - RM48
    2年24期 - RM96

    阅读全文

  • 政治重组:马华伊党已成盟友

    2016年12月4日,可以说是马来西亚政治的重组日:巫统与伊斯兰党同台演出,俨然已经是政治盟友;而在野党方面,在民主行动党的全国大会上,代表土著团结党的前首相马哈迪与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诚信党主席末沙布等同时出席,形成扩大的希望联盟的雏形。

    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发表了异常好笑、近乎让人喷饭的回应。

    魏家祥说,林冠英提出“民主行动党没有要华人当首相”的言论,“没有事先问过他的父亲林吉祥,因为林吉祥曾发表非马来人当首相并非不可能。8年之后,他的儿子林冠英却在大会上抢先自我矮化。由此证明,行动党的政治原则就是没有原则。”

    只能说,魏的言论,是在无聊到不可思议。民主行动党于2008年8月在吉隆坡召开的党大会就已经推举安华担任首相人选,至今仍然坚持同样的看法。

    魏家祥也说,“行动党最厉害时为了政治利益不断变换原则和立场,闯了大祸后就要马华收拾残局。马华设法阻止伊党在国会以私人法案提呈修改355法令时,行动党就一直叫马华辞职,要马华退出国阵。”
    魏家祥的言论,就算是马青地方领袖说说,也嫌有点胡扯,堂堂署理总会长如此儿戏,实在令人震惊。

    第一,分裂后的伊党只有14个国会议席,如果没有巫统和国阵政府允准,谈何提呈;
    第二,国会过去都不曾允准私人法案的辩论,今年5月和11月两次让哈迪宣读但不辩论,是个前所未有的特例;
    第三,纳吉不已经在巫统大会说了,政府将接手355法案,马华在内阁内有受到咨询吗?

    更重要的是, 伊党与巫统的合作已经成型,马华公会在新的政治格局下,已经成为了伊党的间接盟友。

    马华前总会长蔡细历在接受媒体访问的说法比较接近现实。蔡氏说,巫统与伊党组成联合政府的可能性高,也可能会分享议席,或者在一些地区故意制造三角战。

    简单来说,政治重组之后,一边是有纳吉丑闻缠身的巫统与伊斯兰党新联盟以及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等附庸政党,另一边厢则是所有反对纳吉、要巫统倒台的新在野党联盟。这样的政治重组,逐步厘清马来西亚的政局,让来届大选的壁垒分明一点,让马来西亚人可以选择纳吉的既有贪腐政权或者可能的新政府。

    我奉劝魏家祥最好还是少闹笑话,成为民众的笑柄。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6年12月6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阅读全文

  • 我国真的会破产吗?

    文:黎潍裮

    最近有一位经济专家高调指出,那些在台上高喊国家会破产的反对党领袖,全都是白痴。

    他以一般人都听不懂的词汇道出了种种数据,然后再根据他所提出的数据宣称国家不可能会破产。

    而现实中,一般上平民百姓不难从日常生活所面对的问题,感受到百物上涨、马币狂泄而带来了负担沉重的生活品质。

    有人比较国外日常用品的价钱,不管是日常用品、汽油或是屋价,从数据中不难发现,我国比起国外,还属于较廉宜的程度。

    然而我个人认为,我们不能够只比较开销却忽略收入。

    新加坡月入两千五百新币的年青人,他们享用鸡饭是新币两块半,我国月入两千五百令吉,但是鸡饭却卖五块半令吉。然而,我们不能只看到新币两块半折回马币为七块半令吉这一面,而忽视薪金两千五百新币其实等同七千五百令吉的实况。

    就拿新山产业来说,此地的产业受到中国及新加坡争相抢购,因为在他们眼中,新山屋价比起他们的国家的地产是非常廉宜,可是偏偏一般国人就是负担不起。

    柔佛州苏丹也因为太多年青人无法获得银行贷款而建议成立柔佛银行,以贷款方式协助时下青年购置自己的房子。

    州政府成立银行固然是个好建议,但是刘镇东同志则认为若其业务专注在中小型工企业贷款会更佳。其理由很简单,时下青年不能取得商业银行的房屋贷款,不是因为屋价过高,而是收入过低,若任何一个工企业需要政府的贷款来取得更好的发展,州政府的银行在考量了其计划书后,获得州银行资金上的支持,进而需要吸纳更多本地人才加入发展的工作,就业机会才会因此而提高。

    国阵漠视发展
    我国政府从来没有在这方面给予人民更大的空间提出建议,也从未为这方面进行调整,我希望看到的是政府提高人民收入的政策多过政府提出的惠民礼物。

    百物上涨、马币疲弱,我看不到政府有任何行动来制止这些问题,我只看到他们为了讨好国人而发放似有如无的一马援助金,然后到国外举债填洞。

    若某人好吃懒做,只以借贷过活,请问他的未来会有什么结果?

    同样的,一个国家没有好好的规划发展,只会贪污腐败,然后借贷填债,这个国家未的会有什么结果?

    马来西亚会破产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政府把领取公积金的年龄,从五十五岁改为六十岁;明年的医药津贴砍了三亿令吉。从以上两项动作中知道,国库的确明显的缺钱,而政府除了没有好好的向国人解释外,也没有提出一个很好的方案,以解决我国在经济上所面对的问题。

    【摘自火箭报12月刊第24页】
    欲阅读更多内容,欢迎点击以下网址订阅:
    http://bit.ly/huojian
    价格(包含邮费):
    1年12期 - RM48
    2年24期 - RM96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16 火箭报 - THE ROCKET. All Rights Reserved.
DEMOCRATIC ACTION PARTY(MALAYSIA) webbed since 1996

Created by jengt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