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反对党——许慧珊

05/10/2012

小时候,每次跟妈妈有不同的意见,妈妈总是笑骂我:反对党!

当时觉得“反对党”这三个字有负面的意思,因为我们成长的环境教导我们要当乖孩子,所谓乖孩子的意思就是,我们必须绝对服从权威,在12岁以前所谓的权威 就是长辈父母和师长,我的认知是,不管大人要我们做的事情是否有道理,小孩子不用问这么多,做就是了,就算他们说的话是错的,就算他们做得不对,我们都不 能哼一句,如果我们不小心真的哼了一句,就会被冠上坏蛋、不听话、没礼貌或反对党的罪名。

要等到少女时期就要过完,我才知道反对党是怎么一回事,知道这个“党”常在国会“骂”政府,对政府的政策提出反对的意见,在出来社会之后才真正了解, 反对党和执政党是反义词,你赢得足够的议席执政,你就是执政党,你赢的议席数目不足以组成执政要求的数目,你就是反对党,当时总算真正意识到,执政党会有 变成反对党的一天,反对党也会有执政的一天。

(反对党是民间说法吧,一般政坛人士的用词是“在野”和“在朝”,大概是觉得反对党这个名字有为反而反的意思。)

虽然我个性中有反权威的因子,但多年来被教导“只要好好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不要搞这么多事”,我在30岁前还真的不理这么多事情,专心把自己的生活理好就是。30岁之后结婚生子,也没有时间精神去“搞这么多事”,老实说,在那段网络还没有开始肆虐的时期,真要搞也还真搞不出什么事来。

2009年我开始网络漫游,发现了我过去30多年都没有发现的事情:原来我们国家有这么多问题:贪污,滥权,经济情况每况愈下,政治人物撒谎,不守信用, 说了没能做到。。。等等等真相每天都在我眼前发生,从开始时的惊讶,到慢慢觉得愤怒,从用质疑的眼光看这些资讯,到发现这些资讯都是有证有据的,从觉得必 须把这些真相分享出去,到觉得自己只是分享是不够的,是不能改变现状的,我必须走得更前一点,我必须以行动来试着改变现状——前后酝酿了一年半。

可是后来我想,为什么这么久以来,我没有发现这些问题?为什么我对国家现状一直感觉美好?我之前取得资讯的管道为什么没有告诉我这些事情?

我想了又想,想通了,原来主流媒体一直都在掩盖真相。电视机、电台、报章,都在粉饰太平,主流媒体因为某些原因而把丑恶的真相掩盖掉了。

于是我从一个对民生、政治、环境公害问题一向安静温文旁观的人,变成积极行动的人。我从想方设法让更多人知道贪污滥权的后遗症,到环境公害的毁灭性让未来的孩子面对污染和健康的问题,需要的时候我也出席一些示威场合来支持各地尝试改变的人们。

如果现在你问我还是不是反对党?我会说是,但如果你问我是否会加入现今的在野党?我的答案是:不会。因为我想,在野和在朝之外,应该还有一把声音是不属于任何政党,而是属于人民的,这把声音只支援真正为国家的未来认真把事情做好,真心为人民谋福利的政党。

除了在朝和在野的选择之外,我们也需要一股人民的力量,去确保手握权势的人不滥用权势,去监督政府如何使用人民的钱,去推动急需关注的各个不公不义的议题。

有一天,当现今的在野党变成执政党的时候,我还会站在监督着执政党那一方。

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 on Friday, October 5, 2012 at 12:17 pm.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其他

民联公平施政促和解——林冠英

14/04/2014

自上台以来,民联的施政乃是秉持开放态度,尊重民主主义原则,不分种族、宗教,而且不在国阵或民联支持者之间,存有歧视,公正对待全民。 民联是需求为依据来不分种族地提供适当的援助,这一点非常有别于国阵采取对抗的仇视态度。我们的施政皆以国民和解为大前提,例如槟州行政议会决定自2014年起,根据严格的机制,每年拨款4万令吉予槟城的10名巫统在野党州议员,充作小型发展计划之用。 槟州州行政议会是在2013年9月18日讨论了这项决策,原则上也已经通过。一旦这每年4万令吉的拨款机制底定,将会在年底州议会的2014年预算案中提出。 自从民联于第13届大选,以68%(增加10%)多数票执政槟城后,民联总共有30名州议员,巫统则有10名州议员。在这之前,州政府已经邀请巫统州议员出席州政府会议理事会,以履行他们是否尽州议员工作之责,并接受州政府的拨款。 可是,这项友善的献议却被巫统州议员坚决地拒绝了,因为他们不要与民联政府合作。事实上,州政府要求巫统州议员出席州政府会议理事会,是担忧巫统议员没有按照州政府拟定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即竞争的公开招标、廉洁,及阻止领袖家属涉及州政府生意往来。 ... 详文 →

选区划分:人民不是无助的

27/12/2013

文 / 蓝中华 2013年全国大选,尽管全民卯足全力提高投票率来抵消国阵使用金钱政治或身分证计划买到的选票,但最终民联赢得的51%选票无法转换成51%议席,导致改朝换代的理想功亏一篑。这也是1969年全国大选以来首次重演国阵在总票数输掉多数优势的选举结果。 归根究底,选区划分不公和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是导致所获选票无法变换成对等议席的主要因素。选区划分是选举委员会的宪赋职责,惟选委会是否能公平划分选区的公信力已受到全国51%选民的质疑,特别是出现不褪色墨汁碰水就褪的事实后。 ... 详文 →

辞官职、关服务中心、 控股纷争
国阵马华 荷兰之路不远??

19/12/2013

没入阁做官  马华窝里反? 5月5大选,国阵马华惨败,只赢得7国11州,而之前垮海口说“没赢15个国会议席不入阁”的总会长蔡细历,马上成为自家党员的攻击对象。 约1万1千名靠马华在政府部门(包括联邦、州级、地方和官联公司)当官的党员,纷纷围剿该党领导层,以便可推翻之前对社会许下的承诺。 据消息人士告知,马华人士正准备找个“体面”的下台阶,以便让该党可重新回朝当官,而蔡细历则是他们的拦路虎,马华人士为当官,不惜一切要蔡细历立刻辞职。 ... 详文 →

民主行动党45周年

24/02/2011

45年前,一群对国家社会充满理想的爱国者,创立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他们是曾敏兴医生、再因阿查哈里、CV蒂凡那、吴福源、DP查威尔、S.西华勒南博士、陈竟生、陈国杰、康再发及陈荣美。 在党获得注册前,行动党已赢得人民的信任委托,当时行动党筹委会主席曾敏兴医生以独立人士身份及梅花作为竞选标志,参加森美兰州芙蓉属下拉杭区州议席补选,并以1千538张多数票当选,这项胜利也象征着人民期待一个不分种族、宗教政党的诞生。 1966年3月18日,行动党获准注册,曾敏兴医生任主席,CV蒂凡那任秘书长。行动党第一个总部及行动中心在吉隆坡端姑阿都拉曼路的祖德大厦3楼及八打灵加星路150号。 经过筹委会重组后,行动党成立第一届委员会,他们是曾敏兴医生、马哈末诺加地、 CV蒂凡那、吴福源、DP查威尔、S.西华勒南博士、陈竟生、林吉祥、KS达斯医生、陈国杰、康再发、达因依布拉欣奥特曼、陈荣美、JA班斯纳也即邱衡福。 ... 详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