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新闻

  • 退出国阵勿欲拒还迎
    马华 民政赎罪最后一里路

    国阵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昨日在国会下议院突然提呈动议,建议让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的伊邢法私人法案爬头,马华竟然表示对此毫不知情,让人觉得不可思议,马华民政这群帮凶还弱弱地表示强烈抗议、声明将号召其他国阵成员党拒绝法案,国阵成员党间的协商精神早已不在,看来,马华已经来到了退出国阵的最后一里路,马华是否应该马上退出国阵?

    马华做作为政府内阁的一员,在内(内阁)懦弱、对外(华社)逞英雄的形象早已“深入民心”,既然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在接媒体访问时称这已经“超越了马华的底线”,为什么马华依然继续留在国阵变相支持伊邢法,而不是像行动党一样,与伊党断交,以示一党对拒绝伊邢法的政治决心?

    如果民主行动党可以因为拒绝伊党要在吉兰丹州落实的断肢法而与伊党断交,马华民政更应该在这紧要关头,马上退出国阵,以赢回些许华社的信心,并显示马华民政并不是为了贪图官位,而是真正为人 民的权益而斗争的政党。

    昨天在下议院提呈的伊邢法法案,是一个全国性的法案,它甚至囊括各州,而不是仅限于吉兰丹州的法案。我在此促请马华民政不要再欺骗人民,自欺欺人,因为这个法案影响的不只是吉兰丹的穆斯林。已经来到这最后一里路了,马华还要支持巫统?

    很明显的,以巫统为首的国阵,现在已与伊党就伊邢法一事一唱一和,诚如总会长所言“这已背弃了国阵其他成员党”,国阵的所谓协商精神只会让人民越协越伤,倒不如马华直接退出国阵。

    身为内阁一员,很难让人相信马华对国会下议院的如斯大事,竟然被蒙在鼓里豪不知情,这再次显示马华当家不当权的窘境,也点出马华有无入阁,对国民的权益没有丝豪分别;还是马华为了掩饰自身的无能, “马华早就知道,但是马华不敢说”?

    马华与民政只有退出国阵,才能弥补他们作为民族历史罪人的过失。

    林冠英

    阅读全文

  • 破天荒放行在野党提案
    转移丑闻提高巫统胜算

    民主行动党代全国主席陈国伟指出,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提呈动议让伊刑法私人法案获准在国会下议院一读的举动,已经暴露了巫统与伊斯兰党无视人民在宪法下被赋予的权益和各族之间的永续和谐。

    他形容在野党的私人法案获允准在国会提呈是从来没有发生过,惟以上情况非但不寻常,其背後甚至稳藏着最少两个议程,其一是转移人民对550亿令吉的一马公司丑闻,以及汇入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私人户头的42亿令吉“献金”议题的视线。

    “其二,让巫统在即将举行的大港和江沙国会议席补选中获利。这是因为在这两场双补选,一旦出现巫统丶希盟诚信党和伊党委派候选人上阵的三角战,伊党将因此而失去所有华人票,而诚信党则失去马来票,最终得益的就是巫统。”

    他今天发表文告说,伊党青年团团长聂阿都已坦言“伊党提呈的伊刑法私人法案可以在下议院一读,就是伊党能与国阵为共同利益而合作的例子”,这番谈话已证明了巫统与伊党不论是在明或在暗都已经勾结,置国家的政治体制和人民的利益于不顾。

    “过往,在野党若要提呈私人法案,结果都是永不见天日;但这一回,列在最後一项的伊刑法私人法案却能绕过所有政府事务获准提呈到国会辩论,其目的已是昭然若揭。”

    也是蕉赖区国会议员的陈国伟表示,他也对国阵内的马华和民政党宣称他们对于巫统“放行”伊刑法“感到吃惊”的说法有所保留,倘若事实是马华和民政事前未被照会,那足见这两党在国阵内已无任何地位可言。

    “相反的,就我们在国会所见,马华和民政特别是有官职的国会议员,并没有如希望联盟特别是民主行动党的议员般,以伊刑法私人法案将与宪法抵触为由而在国会作出激烈的反对!”

    他说,还有就是,根据《马来邮报在线》(malaymail online)在志期5月26日的报道,马华妇女组主席兼首相特别顾问的拿督王赛芝在国会受访时,曾说出一番令人质疑马华立场的话。

    他表示:“据报道,王赛芝说:‘我感到吃惊。马华会长理事会昨天开会,而我们决定反对伊刑法’。”

    他指出,若按照这番话去推论,是否意味着马华会长理事会早在5月25日已知悉伊刑法私人法案将获准在国会提呈?为何马华不敢及时阻止巫统部长提呈动议?

    他说,如果马华和民政党真的这麽坚决反对伊刑法,那麽他挑战这两党退出国阵 ,而不是持双重标准,只敢对民主行动党呛声,但面对巫统时却成为政治懦夫,噤若寒蝉。

    陈国伟

    阅读全文

  • 伊刑法为双补选加分
    聂阿都承认两党合作

    无论如何,伊党青年团团长聂阿都认为,提呈伊刑法私人法案,有助抬高伊党的双补选胜算。

    “为何担忧?我们有信心,这能为伊党及穆斯林加分,真主保佑。”
    他说,伊党将把这个课题,带到双补选,以向当地选民解释伊刑法课题。

    他也直言不讳,巫统与伊党在伊刑法课题合作。

    “这不是指控,因为合作确实存在,但合作只是为了双方的共同利益。”

    延伸阅读“《当今大马》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43088#ixzz49p2E7aws

    阅读全文

  • 巫统一党坐大说了算
    国阵华基政党没立场

    行动党全国副主席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说,在政府允许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的伊刑法私人法案在国会一读后,马华民政必须联合其他国阵成员党以具体及明确行动,来表达他们不支持伊刑法的立场。

    她说,马华民政必须告诉巫统,他们是不会妥协,并将退出国阵,而不是发多篇文告或抨击行动党。

    郭素沁也指出,有关法案在其他国阵成员党未知情下,获得一读,不仅显示马华民政在国阵政府的地位式微,同时也再次证明巫统在国阵一党坐大的情况。

    “其实,哈迪的法案可以在马华民政知情下在国会提呈一读,对马华和民政已经是一项“侮辱”,(我)马华民政莫再以抨击行动党来转移视线。”

    她今日在一篇文告中指出,马华民政必须针对有关事件负责,因为之前当巫统挑战伊斯兰党在国会提呈法案时,马华民政没有反对,而过后联邦政府与丹州政府成立委员会共同研究探讨伊刑法时,马华民政也一样没有反对。

    “如果马华民政之前表明强烈反对,并且将准备退出国阵,事情就不会演变至今的地步。”

    郭素沁说,非穆斯林社会希望看到马华民政对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勾结吭声,而不是藉这课题抨击及抹黑行动党。否则他们的做法,将犹如玩火,将严重破坏国家的宪法原则。

    郭素沁

    阅读全文

  • 国会放行呈伊刑法
    巫伊同捞政治利益

    政府放行给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提呈伊刑法私人法案,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控,巫统与伊党在这件事上同谋,以捞取政治利益。

    他下午在国会走廊接受媒体访问时,促请国阵其他成员党,包括马华、国大党、民政党及东马国阵盟党,表明对伊刑法法案的立场。

    “这是巫统与伊党的合作……他们说过他们会退出国阵,我现在要知道,他们是否会这么做。”

    他也斥责哈迪提呈的伊刑法法案违宪,若国会通过,则将影响司法制度。

    “不久后,我们将看到,这个国家执行两套(司法)制度。”

    阅读全文

  • 代传全国改变诉求
    双补选华裔扮要角

    行动党全国副主席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指出,华裔选民在大港和江沙国席补选扮演举足轻重和决定胜负的角色。

    因此她希望这两个区的选民能意识到他们的角色,慎用手中的选票,以代表全国人民传达政治讯息及希望。

    她也指出,大港及江沙国席的华裔选民各有约33%及23%,足以左右这两场补选的成绩。

    “此外,1MDB丑闻及消费税也将成为这两场补选的主要竞选课题。”
    郭素沁今日针对即将来临的两场补选发表文告。

    她也说,很明显的,国阵肯定会像往常一样在补选中大派政治糖果,到处宣布拨款,以争取选民的支持。

    “马华民政也将会继续逃避1MDB的课题,但这是我国目前最大的政治课题,但是马华不谈,选民也肯定会谈。”

    郭素沁说,大港及江沙补选的成绩,在一定的程度上,将被视为反映人民对1MDB及消费税课题上的反应。

    阅读全文

  • 国阵政府今日突然放行给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提呈伊刑法私人法案,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控,巫统与伊党在这件事上同谋,以捞取政治利益。

    他下午在国会走廊接受媒体访问时,促请国阵其他成员党,包括马华、国大党、民政党及东马国阵盟党,表明对伊刑法法案的立场。

    “这是巫统与伊党的合作……他们说过他们会退出国阵,我现在要知道,他们是否会这么做。”

    他也斥责哈迪提呈的伊刑法法案违宪,若国会通过,则将影响司法制度。

    “不久后,我们将看到,这个国家执行两套(司法)制度。”

    另外,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在国会走廊受询时狠批,伊党此举是放弃双补选的非马来票。

    他揶揄,伊党以为单靠马来票就能胜出双补选。

    他不认为,哈迪重呈伊刑法私人法案是一个政治噱头,以向其支持者展示伊党坚决落实伊刑法。

    “这只是配合伊党代表大会,以便伊党能安全度过党大会。”

    转载自《当今大马》
    Read more: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43088#ixzz49lOiMdyE

    阅读全文

  • 政府今日出乎意料放行给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以让国会辩论伊刑法。不过,在国会批准优先辩论伊刑法法案后,哈迪却要求展延辩论。

    哈迪也是马江国会议员。他所提呈的伊刑法法案,原本排在议程的第15项。一般而言,国会只会辩论政府法案,但政府在毫无预兆下放行给哈迪。

    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下午动议,要求国会优先处理哈迪的法案,且获得工程部副部长罗丝娜的附议。

    经过声浪投票后,下议院议长班迪卡阿敏允准阿莎丽娜的动议,以便辩论哈迪的伊刑法私人法案。

    行动党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见状,要求记名投票,但被议长拒绝。

    一些行动党与诚信党议员起身抗议,进而掀起朝野议员骂战,长达约40分钟。

    政府含有隐议程?

    陆兆福说,国会下议院从未允准辩论在野党提呈的私人法案。

    他质疑政府背后存有隐议程,并要求国会别仓促辩论如此重要的法案。

    “这是否政府的政治议程?这项私人法案将会影响国家的司法制度。”

    Read more: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43056#ixzz49lD1OtoF

    阅读全文

  • 政府今日出乎意料放行给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以让国会辩论伊刑法。不过,在国会批准优先辩论伊刑法法案后,哈迪却要求展延辩论。

    按照马来西亚议会传统,提呈的个人法案几乎没有机会登上国会殿堂辩论,政府却放行哈迪的私人法案,可想而知伊党和巫统的亲密关系。那哈迪要求展延辩论的企图又是什么?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43056#ixzz49kfA0d9o

    阅读全文

  • “政府没说过一马是好投资“
    佐哈里脑残不输阿末马兹兰

    财政部副部长佐哈里阿都干尼,是否真的要如其前任即该部副部阿末马兹兰般丢尽颜脸而沦为人们的笑柄吗?

    当我听到佐哈里阿都干尼就一马公司(1MDB)这宗巨大丑闻,在国会只以一般的智慧(至少当他还是後座议员时)所作出的回应,莫不感到愕然。

    佐哈里昨天在国会表示:“政府从未宣称一马公司是一个好的投资。”他补充说,一马公司错误的商业模式丶行政管理疲弱和管理不当,是造成一马公司缺乏竞争力的3个主要原因。

    过去多年,自从我在2012年3月首次在国会提出一马公司弊端的第一道问题以来,首相署和财政部都以标准的“复制与粘贴”来作出回答,众口一词宣称一马公司将是“新理念和增长来源战略的推动者”(strategic enabler for new ideas and sources of growth),它将“通过建立全球战略伙伴关系和促进外国直接投资以推动经济的可持续性发展”。

    在2014年10月,首相本身在国会回答民主行动党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的询问时表示:“一马公司从来没有错过它的义务以履行其融资计划。一马公司的财务状况依然强劲,并且通过有追踪记录的策略资产和强劲的增长机会来支持。”

    这个说法已重复阿末马兹兰在2014年11月6日在国会回答我的提问,即宣称“一马公司的财务状况依然强劲,并且通过有追踪表现记录的策略资产,尤其是在稳健的增长机会方面来支持。”

    这名前任的副财长还很卖力地宣布,一马公司将会在截至2015年3月的财政年度恢复盈利。馀下的不饶费舌。阿末马斯兰的任期是短暂的,因为他是一名捍卫一马公司和其他关键议题如消费税的“灾星”(a walking disaster)。

    阿末马兹兰是如此糟糕,当他在国会针对一马公司的问题提供误导性的答案,并在班登区国会议员在国会提呈动议把阿末马兹兰带到国会特权委员会调查後,阿末马兹兰不得不向国会作出道歉。

    如今,佐哈里看来已步上阿末马兹兰的後尘。一马公司丑闻已经过多年的纷纷扰扰,但这名新的副财长竟然能够厚颜无耻地在国会告诉马来西亚人民“ 政府从来没有宣称过一马公司是一个好的投资。”

    如果政府从来没有相信过一马公司“是一个好投资”,为什麽政府在它发生高达550亿令吉债务和成为马来西亚历史上单一和最巨大的金融丑闻以前,就把这家公司关闭呢?如果佐哈里的断言是真的,那麽国阵政府将必定因着它即便已知道一马公司不是一个好投资,但仍坚持让一马公司进行投资,而成为全世界上最愚蠢的政府了。

    潘俭伟

    阅读全文

  • 在野党在砂州选举遇挫,致使支持者对他们的信心再度打折。不过,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呼吁他们,在这“旧未散,新未立”之际,继续坚持跟在野党站在一起,并静待新政局的诞生。

    “现在的政治局势就是旧的还没散,新的还没有形成,这是自1998年安华事件后,政治局面最动荡的时候。”

    “大家必须耐心等待新的政治局面,不要放弃支持在野党。”

    刘镇东更进一步点出,即将举行的大港与江沙双补选会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重点是政治重组,双补选可以看见未来的政治走向,这是来届大选指标。”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43038#ixzz49kFEQ9sS

    阅读全文

  • 丑闻摧毁国家诚信
    一马面对国际围剿

    民主行动党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表示,一马发展公司(1MDB)案自去年7月被《华尔街日报》爆出丑闻后,大马的诚信在国际上严重受到破坏,我国政府非但没有及时作出澄清和挽救行动,反而还一直捍卫1MDB的清白,让大马人在国际上受到质疑。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日前宣布,将撤销涉及一马事件的瑞意银行(BSI Bank)在新加坡的商业银行(Merchant Bank)执照,原因是瑞意银行严重违反新加坡的反洗黑钱规定。

    “撤销执照,对一家银行来说非常严重,这也是全球第一家因涉及一马丑闻而被迫关闭的银行,目前全球多个国家执法单位已经介入调查,而新加坡是首个采取行动的国家,相信接下来,其他国家的执法单位将陆陆续续采取相关行动。”

    他认为,1MDB的事件犹如一颗毒瘤,只要此毒一天不根除,相信1MDB丑闻会在国际上继续发酵,大马的经济体系将会受到各方面的拖累,最终受影响的还是大马子民。

    “然而很可惜的是,国阵的领袖不但没有扮演医生的角色,反而成为培植毒瘤的经手人,典当了大马的美好未来!”

    黄泉安呼吁大马人要自救,要有除去毒瘤的决心,在来届全国大选狠狠地把国阵各候选人一一淘汰, 视救国家为己任。

    他表示,随着新加坡金管局宣布关闭瑞意银行,除了进一步证明1MDB的操作出现弊端之外,首当其冲的是拖累马币兑美元一度急挫逾1%,使到国内经济雪上加霜。

    黄泉安今日发表文告时指出,新加坡瑞意银行被吊销执照、瑞意银行被瑞士当局提控,以及瑞意银行集团总执行长辞职,这种种事宜,都起源于和1MDB的违法交易。

    “但,我们的部长、执法单位等一直维持这掩耳盗铃的态度,不愿去面对这事实,当做好像没发生过一样,任由1mdb的毒瘤一直危害我国经济体系。”

    他促请,在接下来的两场补选,两地选民要全面的唾弃国阵候选人,给国阵和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一个教训。

    阅读全文

  • 牵连瑞意银行倒闭
    槟州冻结一马交易

    槟州议会在2016年5月20日通过了下列动议:

    “对于创下历史的500亿令吉一个马来西亚丑闻,此庄严的议会厅表示关注。这也是史上第一次导致一家由马来西亚联邦政府所拥有、并获得马来西亚联邦政府担保的公司,两度无法偿还每次至少5千万美元的利息。
    因此,为了公众利益,我们议决,所有在槟城与一个马来西亚有限公司有关的一切交易必须被冻结,直至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疑团获得完整的解释为止,特别是位于亚依淡区、面积234英亩的地皮在2013年全国大选前以13亿8千万令吉被买下,共涉及约3000个家庭的大规模房屋发展对人民的影响。”

    上述动议的通过,不仅仅捍卫了居住在亚依淡3000户家庭的权力和利益,同时也与一家涉及滥权舞弊的公司划清界线,甚至涉及1MDB事件的新加坡瑞意银行被下令关闭。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已经指示瑞士正接受关于1MDB调查的瑞意银行关闭,并吊销瑞意在新加坡的商业银行执照。

    其理由是上述银行:严重违反的反洗黑钱规定、对银行业务管理糟糕、银行的一些职员“严重渎职”,这是新加坡过去32年来首次采取如此的措施。商业银行是处理商业公司业务的银行,而不是处理个人业务。

    瑞意银行(BSI Bank)也因触犯金融管理局41项条例,而被罚款1330万美元。那么1MDB存放在瑞意银行的9亿4000万美元或38亿令吉资产究竟下落如何?很明显地,瑞意银行被令关闭将让1MDB在这家商业银行的股分贬值。

    500亿令吉的一马丑闻无法因此被掩盖,除非联邦政府能够挺身而出,勇于作出下列举动以洗清他们的污名:

    1。 对外公布国家总稽查司就有关丑闻的报告

    2 。 计算政府机关上月及本月初,创下史上首次无法偿还各总值5千万美元利息的负面影响成本;以及

    3. 当外国的执法单位纷纷对此丑闻展开调查,采取逮捕及起诉行动的当儿,马来西亚执法机关却毫无行动,针对此事,政府有必要说明。

    到底马来西亚政府有什么试图隐瞒或掩盖,以致不愿意将国家总稽查司报告公诸于世?

    将所有的剩余资产转去财政部,并无法拯救一个马来西亚有限公司,也无法解决问题,因为3000万的马来西亚公民,尚需要承担沉重的债务,即可能超过500亿令吉。最终还是需要马来西亚政府出手拯救—因为它是国有企业,以及联政府也已担保好几项与一马公司相关的债务。

    转移至财政部的资产价值及种类也一样值得商权。目前一马公司仅存的有形资产就是位于吉隆坡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土地(也即是在没有经过公开招标的情况下以低价贱卖,然后由一个马来西亚有限公司以翻倍利润卖出);在亚依淡以10亿8000万令吉购入的面积234英亩地段;总值23亿令吉的现金以及瑞意银行价值38亿令吉的资产都令人怀疑。

    因为相关一个马来西亚的种种疑团尚未获得厘清,槟州政府将会冻结一个马来西亚有限公司名下位于亚依淡234英亩之地段的一切土地交易,直至疑团获得解开为止。首相本身曾经承诺会兴建含9千999单位的公共房屋,让超过3千户人家可以安居于此。公众都担心上述承诺是否实际,以及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因为实际上1MDB并不是100%拥有上述地段。

    州政府与这超过3千户的人家同在。职是之故, 除非上述所有问题皆得到解释,否则槟州政府将不会允许任何土地交易,不管是土地拥有权易名或征求同意制授权抵押,凡此种种都需获得槟州行政议会的批准。

    林冠英 2016年5月26日

    阅读全文

  • 梁卓经:万邦刁湾电讯塔工程暂展延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双溪古月区州议员梁卓经说, 他和金宝区国会议员许崇信的政治秘书吴锡华已经就万邦刁湾电讯塔事宜,会唔了电讯公司的代表,即一名场地采集经理和一名来自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的官员。

    他们向对方表达了万邦刁湾居民对该建立在当地大街上一间店屋屋顶上的电讯塔的强烈反对和忧虑。在短短的一周内,金宝国州议员的服务团队已经收集到400余个反对者的签名。他们也在会议上将收集到的签名移交给该电讯公司经理。他跟对方说,无论电讯塔是否真的对人体有害,居民们的担忧都不容勿视。

    有鉴于此,电讯公司经理说他们会举办一个与居民们的对话会并会以短讯方式进行民意调查,而且在对话会前会暂时展延使用该电讯塔。

    梁卓经呼吁所有反对电讯塔的居民到时踊跃出席对话会反映心声并在收到电讯公司的民调短讯时即时回答。

    议员们的服务团队到时会通知对话会的地点和日期、时间。

    图:右起李振耀、梁卓经、吴锡华与当地服务代表罗慧娟展示收集到的签名。

    阅读全文

  • 【建党五十历史回顾】

    行动党以史为鉴
    承先启后向前进

    历经2013年的全国大选,民主行动党正式跃升为全国国州议员人数第二多的政党。除了与盟党赢得选民的托付,继续执政槟城州和雪兰莪州,也在各个州属有所斩获,写下马来西亚历史的新一页。当民主行动党的理念得到越来越多选民的认同,成为年轻人的首选,并逐渐迎来党的盛世。我们当然也不应该忘记,过去半个世纪的政海浮沉,行动党是如何一一的渡过,以史为鉴。

    马新分家后,人民行动党顿成外国政党,不适于继续参与政治活动。当时人民行动党在马来西亚唯一的国会议员蒂凡那(CVDevan Nair)于是率众另起炉灶,自1965年10月10日向社团注册官提出申请,于1966年3月18日正式注册成立了民主行动党,并担任民主行动党的第一任秘书长,继续在马来西亚这片土地上捍卫“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之理念。 1967年,蒂凡那选择卸下秘书长的职责,退出马来西亚的政治舞台,最终回到新加坡。

    【1969年第3届全国大选】

    1969年,民主行动党在第二任秘书长吴福源的带领下,正式参与第三届全国大选,这个成立仅仅数年的政党,凭着《文良港宣言》中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之精神,让民主行动党角逐24个国席,赢得13个;角逐57个州议席,赢得31席。经此一役,民主行动党与民政党这两个成立不久的在野党同时崛起成为国会中的主要反对党。惟随后即爆发了恶名昭彰的“五一三事件”,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民主行动党也随即面对党史上第一个低潮。

    五一三事件的发生,归因于1969年的第三届全国选举,5月10日为投票日,隔天5月11日揭晓选举成绩,选举成绩显示在野党的得票率史无前例的第一次超越联盟政府(国阵之前身),获得50.9%的得票率,反观联盟政府得票率仅49% 。在州议会改选方面,执政联盟在槟城、霹雳、雪兰莪及吉兰丹四州失去优势。反对党在槟城的24席位中获得20席(大马政治史上首次由反对党经过选举,掌握州议会多数席次而组成州政府),在霹雳州的40席中获得21席,在雪兰莪州的28席中获得14席。

    然而在选区划分不均的影响之下,联盟政府在103席国会议席中取得66席,当时全国国会议席包含西马与东马地区共144席,联盟在沙巴已不战而胜获得另外10席。而东马地区的投票日订于5月25日。马华公会仅占13席,席次较上次大选减少23席,其中马华减少14席,为受到最重打击的政党之一。
    联盟阵线中落选者还包括后来的首相马哈迪、林瑞安(马华公会署理会长、工商部长)、吴锦波(社会福利部长)、韩沙(Hamzah Abu Samah,新闻部长)等。

    选后,朝野双方的支持者各自连日展开集会。雪兰莪州州务大臣哈仑(Datuk Harun)也宣布巫统将于13日晚上,展开庆祝巫统选举胜利游行,此日也是国家步入黑暗的骚乱发生之日。种族冲突且发生流血与死亡事件后,当晚,敦拉萨以内政部长身份宣布首都及雪兰莪州进入24小时戒严状态。而时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则向全国作电视广播,指称此次事件为反对党的过失 。后来,政府宣布实行戒严,副首相阿都拉萨成立特别行动委会接管政府,掌握实权。

    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实施戒严,意味着国会民主被终止,所有的中选议员暂不能宣誓就职,只能够等待国会重开。当时已经当选国会议员的林吉祥,正前往沙巴州准备为一名独立候选人助选,却被沙巴州长驱逐出境。然而,五一三事件发生后,联盟政府却将责任归咎于在野党,尽管林吉祥已经意识到自己回去马来西亚半岛极有可能将会面对被逮捕的命运,他决意毅然负起党领袖及国会议员议员的身份,在1969年5月18日由新加坡转机返回吉隆坡,并在抵达吉隆坡机场时被警察拘捕,最重在未经审讯的情况下被援引《内部安全法令》扣留长达16个月。

    同年的6月25日,当时的行动党秘书长吴福源前往伦敦参加国际社会主义大会,争取释放林吉祥。当吴福源准备取道新加坡返国之前被告知,如果他回来履行秘书长职务的话,他将会被逮捕。而吴福源也因为有林吉祥被捕的前例,对此深信不疑,并打消回到马来西亚的决定。同年10月1日,吴福源从香港致函给当时的党主席曾敏兴,提出辞秘书长职。吴福源的辞函最终经中委会接受,并另选仍在狱中的林吉祥为新任秘书长。林吉祥因此成为民主行动党的第三任秘书长,也是第一位在狱中当选的秘书长。

    【1974年第4届全国大选】

    1974年的第4届全国大选是历经“五一三事件”后,进行的首场全国大选。

    由于联盟政府在第3届大选中受到教训,敦拉萨从东姑阿都拉曼手中接过首相的领导棒子后,扩大联盟的三党机制,拉拢反对党如槟城的伊斯兰党、民政党、人民进步党等,组成国民阵线,首次以天秤旗帜上阵,迎战大选。

    反观在野势力,由于除了民主行动党以外,原本较为有影响力的在野党都被收编进入国阵。剩下的反对党大部份都各自为政,以致在许多选区出现了多角混战,将反对票分散,使国阵收得渔人之利。同时,国阵在提名日当天,便已有共47名国会候选人(半岛36人,沙巴11人)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当选。国阵的另外43名州议会候选人亦不战而胜。反对党陷于挨打的局面。国阵最终赢得135国席,得票率高达60.70%,基本上奠定了巫统在国阵内一党独大的事实。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1974年大选期间,紧急法令未完全解除,人民对513事件记忆犹新,约25%选民没出来投票。修正后的1948年煽动法令禁止任何人像以往3届大选中那样,公开自由谈论宪法所规定或保护下的权利、地位、特权或君权等等种族敏感性问题。

    然而民主行动党在1974年第四届大选,共派出46人竞选国席,120人竞选州席。

    行动党不仅在霹雳州拿下4国11州议席,最后更取得全国9国22州的佳绩,成功突破国阵强大包围。第四届全国大选后,民主行动党成为了非巫裔、反对执政势力所支持的代表,基本奠定国会最大在野党的地位,而林吉祥也成为马来西亚国会历史中,最资深的在野党领袖。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16 火箭报 - THE ROCKET. All Rights Reserved.
DEMOCRATIC ACTION PARTY(MALAYSIA) webbed since 1996

Created by jengt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