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新闻

  • • 2009年7月1日,槟州成为第一个于各大购物商场及大卖场实行环保执政的州属,旨为保护环境及提高环保意识。7月1日是槟州宣布落实“无免费塑料袋”政策的7周年。超级市场及零售商店禁止提供免费塑料袋给顾客,但顾客每要求一个塑料袋都必须向他们征收20仙。所收集的款项将会捐入槟州赤贫基金,推动经济公平议程(AES),这是一项协助槟州的除贫计划。

    • 最近,我们收到有关政策松动的投诉。有些商家并没有向州政厅登记,但却自行征收售卖塑料袋的20仙费用,也没将所得捐给州财政署。州內商家若要参与向消费者征收20仙购买塑料袋,就均需向州政府进行登记,再向其办公室申请准证。

    • 州政府已指示地方政府严格执行每一天都无免费塑料袋的政策并适时采取执法行动以确保该政策被遵守。我们需要所有槟州子民的合作,继续推动这项政策。如果看到违反政策的超级市场或零售商,请向我举报。我们将会巡视、检查及取缔违法超市。

    • 槟州是首个落实禁止购物中心使用免费塑料袋及全面禁止使用保丽龙的州属。自此,该政策已被马来西亚其他州属仿效。

    • 我们想强调减少塑料袋只是在减少废料方面其中的简单一小步骤。如果我们不能成功地减少塑料袋,那么我们将很难在其它减废计划里成功。槟城是环境保护及塑料袋减少的前线战斗。

    • 塑料袋及气候变化在各种方式下有链接。从排水阻塞到海水污染,堆积在海洋的塑料袋是破坏生态系统的主要原因。每年约有10万只海洋生物死于窒息或咽下塑料袋。这数目看起来虽小,但当你考虑到乱丢塑料袋将会分解成小块流到我们水道的后果。这些塑料袋小块将以惊人的速度累积在我们的水源和海洋。我们先是摧毁了海洋,如今到了我们的食物,这是基于海洋食物链内有塑料微粒及生物浓缩的有毒化学物质。

    彭文宝

    阅读全文

  • 当美国司法部门已采取行动追讨(seize)涉及一马公司所窃取的10亿美元资产,但马来西亚政府卻仍然莫名奇妙地无视于这起如此巨大的盗窃事件,这已使到马来西亚沦为全球的笑柄。

    《华尔街日报》日前报道,美国联邦检察官正准备推行一项在美国史上最大型的资产追讨行动,他们已加紧深入调查一马公司涉及骗取数以十亿美元的案件。

    美国司法部预期追回逾10亿美元的资产,这是美国史上最大型的单一追讨资产行动,它预计包括据称是一马公司涉嫌挪用资金所购置的产业和其他资产。

    《路透社》目前已证实《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美国司法部门采今天采取诉讼行动时表示,逾35亿美元已被一马公司挪用。

    这起在洛杉矶进行的诉讼行动,寻求追讨“涉及和溯源从一马公司挪用资金的一项国际洗黑钱阴谋”的资产。诉状宣称被指控的罪行是在过去4年期间犯下和涉及多个机构,包括马来西亚的官员和他们的同伙,这些人士串谋以欺诈的手段从一马公司转移了数十亿美元。

    被点名者包括纳吉的继子里扎阿兹士、刘特佐、阿布扎比政府官员卡登和莫哈末阿末峇达威。

    更有趣的是,该诉讼宣称从一马公司被挪用的资金已转移至Petrosaudi,它是一家与一马公司的合资企业,并在其后由马来西亚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只确认为“一号大马官员”(Malaysian Official One)。

    在这起案件中涉及的资产包括公寓、大厦、艺术作器和甚至是私人飞机。

    在过去,政纳吉政府一直对《华尔街日报》的指控作出否认,并指责有关报道是“毫无根据的恶意指控” ,它是一项要“推翻一个民选政府”的“全球阴谋”的一部份。马来西亚的调查机构接过线索却拒绝针对这起滔天掠夺案件采取任何真正的调查行动,即便总稽查司和公共账目委员会报告提供越来越多的确凿证据和谴责。

    无论如何,随着美国当局采取的最新行动,有关事件已“纸包不住火”。那么,拿督斯里纳吉现在将会否反过来指控其高尔夫球球友──美国总统奥巴马,指称这是一项要推翻其政府的全球恶意阴谋的一部份呢?

    其结果是,我们如今已沦为全球的笑柄。美国当局已采取行动追讨涉及一马公司挪用的逾10美元和被窃取的资产,惟作为受害者,马来西亚政府却仍然坚持我们没有被掠夺。

    我们呼吁纳吉严惩我国的监管部门,这是因为他们的无能,非但造成这宗马来西亚史上的最大宗丑闻,而且也招致在美国史上采取最大型的追讨行动,令大马蒙羞。

    首相必须指示警方和反贪委会跟进美国司法部门提供的线索,指控所有涉及窃取马来西亚人民数以十亿美元的相关机构,包括不只是已被点名的里扎阿兹士及刘特佐。

    最重要的是,他们必须获得和揭发究竟谁是被指控骗取一马公司数以十亿令吉而致富的“一号大马官员”。

    阅读全文

  • 马运会:
    槟州稳健迈向30金牌的目标!

    槟城青年及体育委员会主席章瑛行政议员今日报告,第18届砂拉越马运会开赛至今1个星期,截至今日早上 11时(26/7),槟城队已取得16金,6银及11铜佳绩,稳健迈向30金牌目标。

    目前槟城队在整体排名中排行第5,在砂拉越(31金),雪兰莪(23金),联邦直辖区(20金)及登加楼(17金)之后。

    章瑛行政议员指出,槟城在空手道项目中更是先声夺人,夺得7枚金牌并成为该项目的全场总冠军,令他州注目。

    槟州的射箭选手,17岁的谭泊华斯仁夺得2金,一银一铜,在30米的一项目中射出完美满分,与世界纪录平分秋色,惊动箭界。

    另外,槟城羽球女队也在世青女单冠军吴堇溦带领下取得睽违多年的金牌。

    值得一提的是,槟城今年只派出2名选手参与举重项目,这2名选手也不负重望,成功夺得2枚金牌及1银,尤其是第一次参与马运会的14岁女选手洛佳丝丽,她成功举起71公斤,打败其他对手,夺得女子组48公斤金牌;而哈利斯在50公斤项目赢得1金1银。

    槟武术队通过两个已进入国家队的女将曾露奕和谢睿欣赢得三面金牌,后者在太极长拳及剑术获金,世界太极拳冠军露奕在太极剑失手,只在太极拳称后。

    泳将陈仪琳在100米自由式夺冠,及在另50米项目获铜,女子队在100米接力赛赢得铜牌。

    同时也是槟城队总领队的章瑛今日在古晋为槟州选手加油打气时表示,槟城队目前以稳健的步伐迈向设定的目标。

    另外,章瑛也很满意槟城队整体的表现,而且槟城队很有团队精神,因此,她有信心槟城队将会达到所期望的目标。

    "赢取金牌固然是我们的目标,但最重要的还是大家有没有尽全力去完成,其实这赛事相等于是每名选手,教练,相关公会及槟州体育理事会的考试,这比赛过程将显露出各选手及涉及单位是否有做足夺冠的准备。"

    "大家在平时的准备功夫是否足够,及投入多少心血与资源,在这比赛中将一览无遗。我们同时也可借这机会,来评估自己的能力及培训过程。"

    槟城青年及体育委员会主席
    章瑛行政议员於26/7/2016在砂州古晋发佈之文告

    阅读全文

  • 总稽查师报告列机密违宪
    霹行动党报警吁提呈国会辩论

    霹雳州行动党今日指国阵政府把一马公司总稽查师报告列为官方机密已经违反联邦宪法,是一种企图隐瞒真相及滥权的手段,该党将向警方举报以维护公众利益。

    该党州主席倪可敏今天率領全体州委召开记者会指出,宪法107条文清楚阐明总稽查师报告必须公开与透明,如今国阵政府把它列为官方机密已经违反宪法,法律上无效,行动党谴责这种企图隻手遮天的骯脏手段。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的倪可敏指出,根据国会传统,总稽査师报告每年都都必须提呈国会下议院公开辩论,可是如今一马公司丑闻报告却违反国会传统列为“官方机密”,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先例。

    公开报告让人民知道真相

    倪可敏指出,首相纳吉曾经承诺一旦一马公司总稽查师报告完成将把它公开,如今报告已经完成超过6个月,首相却再次食言,这种言而无信的行为已经导致国阵政府公信力扫地。

    倪可敏说,公佈总稽查师报告是必要的,因为它将協助人民知道一马公司500亿令吉丑闻的真相。

    出席今日记者会的行动党领袖包括顾问拿督倪可汉、州署理主席西华古玛、州秘书黄家和、州财政郑福基、州宣传秘书黄文标及州组织秘书长郑国霖等国州议员。

    (图):霹行动党今日疾呼政府公布一马公司总稽查师报告以让人民知道500亿丑闻背后的真相!前右起郑福基、黃文标、西华古玛、倪可敏、黃家和及拿督倪可汉。

    阅读全文

  • 恭喜郭素沁!

    上诉庭今日下判,国阵政府在2008年9月以《内安法令》逮捕她是违法的行为!需要支付35万的赔偿和7万的庭费给予郭素沁!

    阅读全文

  •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
    于2016年7月21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的声明:

    这次的州选,是让人民决定,不管我出了什么事,他们是否需要行动党及希望联盟在槟城当一个具公信力、权威及正当性的政府。

    公正党署理主席兼雪州州务大臣阿兹敏阿里、公正党副主席奴鲁依莎及公正党全国选举总监赛夫丁昨天与我在办公室会面。在场的包括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以讨论槟城闪电州选的事项。

    民主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在2016年7月18日的会议上,已经一致决定,自从拿督斯里安华入狱以来,国阵的严重的滥权,已损害国家的民主,我们将与希望联盟的成员党私下及保密地讨论是否要在槟城举行州选。

    州选还政予民,以让人民通过选票,针对国阵极度滥权,践踏我们的权利,创下世界记录的贪污腐败“壮举”,完全破坏了我们的经济,导致普罗大众的生活更加艰难的行为,作出表决。槟城州选并不是为了把我个人从国阵莫须有的贪污提控中打救出来。

    行动党及希望联盟的领袖相信我的清白,他们认为,这些莫须有的贪污提控,是对我的人格毁灭及终结我政治生涯之狡猾政治阴谋。行动党及希联领袖已经决定继续支持我当首席部长,他们认为基于我无权影响反贪会的调查、无权委任或辞掉要提控我的总检查长,司法机关可以完全独立调查我的个案,而认为我无需请假或辞职。

    然而,国阵却继续质疑由我所领导的州政府之公信力、权威及正当性。如果希联赢得槟城的州选,这些莫须有的贪污提控将会继续进行,国阵也将会继续对我展开人格毁灭的运动。不管怎样,他们已经决定要把我送进牢里去。但是,一旦希联赢得槟州州选,即使是我最终被判入狱,槟州政府依然可以继续作为一个人民的政府。换言之,是次的州选,是让人民决定,不管我出了什么事,他们是否要行动党及希望联盟在槟城当一个具公信力、权威及正当性的政府。

    正当全世界都在调查你、对你的贪污采取行动的时候,若你还拒绝面对人民、还政予民,就没有错了吗?

    在重新寻求人民委托的当儿,我们经于2016年7月18日,在吉隆坡与公正党领袖会面,并于2016年7月19日在梳邦机场与诚信党主席末沙布会面。行动党不想像之前的一些人士那样单方面做出决定。我们认为,我们需要全面咨询我们在希望联盟里的盟友。虽然行动党可以透过类似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单方面做决定,但是行动党不这么做。我们认为需建立互信。我们相信,任何的最终决定,必须至少经过希望联盟最高理事会的商酌。

    很遗憾的是,这些与公正党领袖私下及秘密的讨论,却被所谓的“希望联盟消息来源”泄露了给国阵控制的媒体,破坏了这些讨论。我已经向昨日出席会议的三名公正党巨头传达我们(行动党)厌恶这种内部人士泄露消息的做法,有关希望联盟领袖的做法可说是蓄意让行动党难堪。

    行动党聆听盟友意见的集体及咨询精神,展现的不只是我们开放的心胸,这还包括了我们对民主的承诺。我们不怕让人民决定,由我所领导的槟州希联政府之公信力、权威及正当性。还政予民为什么有错呢?为什么正当全世界就世界级的贪污案,都在调查你、都在对你采取行动的时候,国阵还拒绝面对选民、拒绝还政予民就没有错?

    行动党也感到遗憾,尽管我们展现开诚布公的态度,聆听各方的不同意见,却依然有很多人随着国阵的步伐起舞,利用国阵批评州选的错误逻辑来指责我们。尽管我们面对这种“希联消息”的内部破坏,希望联盟将继续秉持咨询精神进行讨论。我们希望这番解释能够遏止媒体疯狂的诠释,并证明行动党与希望联盟不怕冒着失去政府官职的风险,透过健康民主的程序,还政予民,让人民做出最终的决定。

    林冠英

    阅读全文

  • 一马案件 4大机构应行动

    民主行动党泗岩区国会议员林立迎促请我国4大大执法组织,马上把美国政府昨天在公布充公诉状中,指名道姓的所有嫌犯马上引进大马扣留问话。

    他说,4大执法组织是总检察署,大马皇家警察,反贪污委员会及国家银行,而被美国政府指名道姓的一马发展公司涉案者包括首相继子里扎,富豪刘特佐及前任与现任的一马发展公司负责人,还有“一号大马官员”。

    林立迎说,执法当局还必须扣留有关人士的护照,以免逃跑海外。
    “如果有哪一个执法组织不愿意怎么做,其它执法单位应该采取行动,扣留不愿意展开调查的组织领导人。”

    他针对美国司法部昨天公布的充公诉状中,提及有“一号大马官员”代号的马来西亚高官窃取一马公司高达7亿3100万美元中饱私囊一事,发表文告这么指出。

    林立迎要求内阁马上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美国政府昨天的充公诉状,因关系到我国高达35亿美元遭窃取,事态严重,内阁也必须向人民交待改名“一号大马官员”是谁?

    “我也要求现任的内阁部长集体辞职,因为这些部长们在这几年允许和支持一马发展公司在国内外继续以天文数字亏损的方式经营,也默不作声。”

    他说,内核必须集体辞职,以举行全国大选。

    “我也我谨代表大马人民感激美国当局正准备充公总值10亿美元的财产,为一马公司取回一部分已遭偷窃的资产,也证实我国政府拥有的一马发展公司在国外竟有将近35亿美元被窃。”

    林立迎

    阅读全文

  • 一马贪腐大案美国充公十亿美元资产
    陈泓缣促解散国会解政府正当性危机

    美国政府入禀法庭,申请充公挪用一马公司购买的逾十亿美元资产,此“追回盗窃资产行动”,是动摇国本的一马公司大案的重要突破。行动党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批评,这些巨款从马来西亚国库被卷逃海外,本可用于种种利民措施。人民因此而蒙受的损失,是难以估量的。他称,纳吉政府必须扛起政治责任,解散国会举行全国大选。

    据美国司法部调查所得,这17个价值逾10亿美元被充公的资产,被指是挪用一马公司约35亿美元的资金所购得的。

    “到底这些天文数字的损失,意味着什么?且让我们看一看。”

    他以石油税为例子,沙巴每年获取5%石油税,一年大概获得8亿至10亿石油开采税。单单被美国充公的资产,其价值10亿美元,就等于沙巴州政府4年所获取的石油税。

    他指出,10亿美元(40亿令吉)高于三倍沙巴东部安全指挥区的预算。该指挥区从设立以来到今年的总共获得政府共12亿令吉的拨款。如果价值10亿美元的充公资产全数用于加强沙巴东部安全指挥区,人民将获得三倍的安全。

    他调侃,或许一而再发生的菲南武装分子掳人案的人质,可以用这些一马公司蒸发的钱付还,那么家属不需要下跪筹钱。

    “如果这10亿美元全数用于改善沙巴电供,还绰绰有余呢!联邦能源、水务和绿色科技部长麦西姆早就说过五年内准备进行共计81个改善沙巴电供的项目,只不过23亿令吉罢了。”

    他感叹,“斗湖人民望穿秋水的水坝,只不过四亿多而已。对比一马公司蒸发了的巨额款项,根本算不了什么。”

    至于从一马公司挪用的150亿马币(35亿美元),可以一次过铺完沙巴部分全长706公里的泛婆大道。他指出,那沙巴泛婆大道就不需要等到2021年才竣工。

    他严厉批评,这些本来应该用在国家发展的人民财产,怎么可以被用去买名画、购买私人豪宅、甚至赌博?

    “因此,如果国阵政治人物还有廉耻之心,就不应该继续盲目支持神秘的马国一号官员!不管纳吉是不是一号官员,发生此等贪腐大案,我国执法机构竟然毫无警觉、司法机构一直推搪案件不成立,说到底国阵政府逃离不了政治责任。我认为,首相纳吉必须鞠躬下台,国阵政府应解散国会,还政于民!举行全国大选,一次过解决现任政府的正当性危机。”

    阅读全文

  • 一马案仅冰山一角

    美国司法部在被盗资产恢复行动下追回与一马发展公司相关的10亿美元资产诉讼的136页文件完全证实了我在4月时指公账会有关一马发展公司报告仅是"冰山一角"的评论。

    美国司法部在被盗资产恢复行动下追回与一马发展公司相关的10亿美元资产诉讼的136页文件完全证实了我在4月时指公账会有关一马发展公司报告仅是"冰山一角"的评论。

    2016年4月8日,在公账会提呈了有关一马发展公司的报告-虽然缺了组成部分的总稽查司报告-给国会第二天,我发表文告表示,公账会报告并沒有平息或反驳大马被视为全球最贪污国家的国际印象。

    我说:"事实上,公账会报告只会肯定了这些国际印象和疑惑,这也是为什么一马发展公司丑闻成为半打国家,包括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的被盗资产恢复行动下调查,而这些国家并不会因为公账会报告而停止调查。"

    我当时说,重要的是"下一步"-如何比'冰山一角"再进一步调查-这是世界上其他国家将完成的工作,假设大马人自己无法挖掘出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真相,这对大马来说将是永恒的耻辱!"
    我残忍的预测最终发生了。

    在公账会报告提呈国会后超过3个月,我国的调查和执法机构,无论是警察、总检察署、国家银行或大马反贪污委员会的调查都是敷衍、漫不关心或甚至冷漠温顺,非常不足和与公账会有关一马发展公司丑闻报告中的建议不相称。

    美国司法部136页,多达513段落的诉讼,以追回从国家财富基金一马发展公司窃取的10亿美元资产,为大马尽了很大的国家服务,因为这允许一马发展公司更多部分的冰山浮出水面-这本来就是我国数个国家调查和执法机构应该要做的,但这些机构却面临惨败,又或者这些机构在执行国家职责时面对阻力。

    司法部有关一马发展公司高达10亿美元资产被窃的长达136页的文件,不仅应该成为所有部长、国会议员、州议员和所有政治领袖必读文件,也应该是所有关心国家和爱国的大马人的读物。因为这是一则有关数十亿美元和资产如何通过一项针对一马发展公司和大马人的国际阴谋漂白、窃取和挪用的"恐怖故事"。

    一如美国司法部长林奇在两天前说的,司法部的行动党是为了"充公和追回资金",这笔资金原意是为了发展大马经济和支援大马人。反之,这笔钱遭到窃取,通过美国金融体系漂白,让数名要员与伙伴自肥。

    这项打击贪污、盗窃和滥用属于大马人民的数十亿令吉资金和资产的行动,本该由大马政府来履行,如今这将成为极大和永恒的耻辱和侮辱。大马政府非但不支持此行动,反而还反对之。

    总检察长阿班迪表示,目前沒有证据显示来自一马发展公司的资金遭到挪用。

    阿班迪应该要读读美国司法部长达136页诉讼文件,因为文件里提供了很多这类证据。

    首相纳吉表示,在司法程序完成之前,先不应该就美国司法部打击从一马发展公司挪用资金的行动作出任何假设。
    这是最憋足和令人不满的"逃避责任"说法。在美国司法部诉讼文件中所列出的每一项盗窃例子以及资金挪用例子,大马人理应得到官方解释。

    司法部在追回被盗资产行动以充公从一马发展公司窃取和挪用的高达10亿美元资产的诉讼文件的清单中,列举出完整的刑事活动,指向了一马发展公司资金涉及洗黑钱、舞弊和贪污的例子。这些例子都足够让位高权重的警察忙好几年了,当然这也要警方认真维护法律和秩序,而大马还有法制!

    林吉祥

    阅读全文

  • 国家资产充公
    纳吉背叛国家

    社青团总团长黄家和强调,纳吉必须为美国司法部启动的“充公行动”负上全责,并且立即辞职和公开总稽查司报告,以确保调查能够在不受干预的情况下独立进行。

    美国司法部针对“政府一号官员”滥用一马公司资金进行洗黑钱活动,提出民事诉讼要求充公逾10亿美元的资产。根据美国司法部的文件,“政府一号官员”通过各种不同的管道,从一马公司挪用超过35亿美元,在全世界各地资助同谋的豪华生活、购买房地产、艺术品和奢侈品、举办奢华派对活动以及支付赌债。

    “潘俭伟已经通过各种检验,证明了诉讼内的‘政府一号官员’就是首相纳吉。自一马丑闻被踢爆以来,证据表面已有数笔大款项汇入纳吉的个人户口,迄今纳吉仍然无法交代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黄家和指出,美国司法部提出的诉讼已经证明,纳吉就是一马丑闻最大的主谋,他必须立即辞职和公开总稽查司报告,以确保调查能够独立及尽快进行,并且交代这些被挪用的公帑的下落。

    “另一个必须被谴责的单位就是总检察署,他们掌握大量的证据和资料,却口口声声强调一马公司的资金没有被滥用,导致马来西亚的财产面对被美国充公的下场。这是严重的欺骗,总检察长阿班迪也必须引咎辞职。”

    也是桂和区州议员的黄家和发文告表示,事件发生后首相一再狡辩该诉讼只不过是一项民事诉讼,而非刑事检控,明显的把全国人民当傻瓜。

    “对美国而言,这是民事诉讼,但是对马来西亚而言,纳吉已经犯下‘叛国罪’。数以十亿的国家财富流入贪官们的口袋。更甚的是,美国提出诉讼充公逾10亿美元的资产之后,新加坡也同样跟进事件,查封逾7亿令吉的资产。”

    他强调,纳吉不能再逃避问责,不但令国家形象声名狼藉,也令国家财富血本无归,社青团势将为此全力追究纳吉。

    阅读全文

  • 林冠英人没到钱先到
    洪祖丰赞赏他守承诺拨款

    马来西亚佛教发展基金会主席拿督洪祖丰表扬首长林冠英“人没到,钱先到”,反之一些政府高官却在宣布资金后最终只止于宣布,或是出现钱数不对办的情况。

    他是在马来西亚佛教发展基金会于槟州华人大会堂举办第26届全国供佛斋僧大会上如是致词指出。

    洪祖丰指出,一些民间组织向部长或是政府高官寻求资助时却经常面对拨款最终止于宣布却钱未到手的窘境,这使他们需在对方宣布后一直跟进,最终可能因为下属官员对拨款不知情下而不了了之。

    http://www.kwongwah.com.my/?p=173197

    阅读全文

  • 保槟政权最有利时机
    解散只待公正党首肯

    (吉隆坡23日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说,行动党肯定要提前解散州议会,诚信党也已同意,目前只待公正党首肯,因为这是希望联盟保住槟州政权最有利的时机。

    他说,林冠英被控,再加上美国司法部对一马发展公司课题采取的行动,都是“推动”槟州提前解散州议会的动力。

    “但槟州提前选举,需要获得希盟各党同意,不是其中一个盟党单方面说了算。”

    他承认,槟州首长林冠英刑事诉讼案,是促使槟州提前选举的催化剂,但选举并非为了要保住林冠英,而是要稳住希盟在槟州的政权。

    公正党或开出“条件”

    潘俭伟今日接受《中国报》专访时说,现在需要等公正党答复,即“同意”还是“不同意”,并指若公正党“不同意”,要提前州选会变得“特别困难”,意思是不确定往后还有没有商量的余地。

    “若公正党不同意,可能什么都没了,因为把提前州选的事情拖太久……,对谁都无利,我虽不敢说届时是100%什么都没了,但有95%。”

    他不排除即使公正党同意提前选举,但会开出“条件”,届时就胥视希盟盟党能不能接受。

    他说,在民主制度下,选举是最好的方式,再者,槟州希盟政府不是“刚中选”,而是中选并执政3年了。

    “现在是‘早了一点’,但我们并没有提早很多解散州议会。”

    有权决定何时州选

    对于很多人提出何不等大选时一起选的疑问,潘俭伟说,这是因为大家向来“习惯”国州议席一起选,并指国州选举日都是由国阵来定,选举日必定对国阵有利。

    “对我们而言,民主权力在我们手上,为何要把权力转让给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去决定?

    “更何况目前看到纳吉被一马发展公司(1MDB)课题缠身,难道要等到这个课题无声无息后,纳吉高兴宣布大选,大家才一起选,这是不可能?

    “这个是政党的决定,就好像纳吉决定何时大选。”

    他说,槟州政府有权决定何时州选,而现期正是槟州选举的“良辰吉时”。

    数年轻领袖提议提前

    潘俭伟说,槟州提前选举是由数名年轻领袖提议,当初林冠英等领袖听了提议都犹豫不决,直到探析民意后,发现提议可行。

    “大约2个月前,我们获悉总检察长要提控林冠英,所以才谈及有没有必要提前州选,当时只是考虑阶段,大家摊开来谈……可是未做决定。”

    他强调,这个提前州选的概念并非由林冠英,相反他本身也很纠结,还一度认为这不是上上之策,他当时没信心。

    “直到被控上庭的那两周,察觉人民反应和支持,再经过多方考量,才认为可行。”

    “林冠英是被年轻领袖说服的,后来他回过头来才说:‘其实……又好像可行’。”

    阅读全文

  • 陆兆福:9月提前选举最佳时机,惟火箭尊重公正党看法

    (吉隆坡24日讯)行动党在槟州首长林冠英于6月30日被控前,已在5月杪初步讨论解散槟城州议会,探讨闪电选举的可能性!

    行动党组织秘书长陆兆福坦承,5月就曾初步探讨闪选的可能性,惟当时没有达到共识,几位槟城州重量级领袖不赞同闪选,皆认为没此必要。

    他说,林冠英被控当天,几位中央领袖赴槟城与行动党议员召开会议时,亦没有对闪选达致共识,而且不赞成的声音比赞成的声音多。

    他补充,直至提控后的几天,看到国阵及槟城州选民的反应与回响后,大家才开始往闪选方向去思考,因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来赢回人民的支持。

    他接受《东方日报》专访时承认,每个执政党都会考虑最有利的时机举行选举,而在过去5、60年来,除了砂拉越州选,大选时间都是由首相兼巫统主席决定,他们都选择对自己最佳的时期进行大选,反对党完全处於被动。

    最佳闪选时期

    「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希望联盟)执政某些州政府,若时机(对希联)有利,就可以去做一些决定。」

    他称,槟州选民对当局的提控有强烈感受,加上美国司法部目前对一马发展公司(1MDB)展开司法程序,有许多新的证据浮上台面,这是最佳举行闪选的时期。

    他说,当务之急就是尽快说服盟党去应战,因此再苦等下去,结果未必能越来越好。

    他指出,该党理解公正党的担忧,因伊斯兰党议席分配的问题尚未解决,公正党有些议席可能出现三角战,此举可能导致国阵,尤其是巫统机赢回几个席位。

    他说,行动党尊重公正党的看法,因为当前面对闪选是一个高风险的考验。但,目前不面对这些问题,未来1年半至2年内的全国大选也会面对同样的局面,而当时反对党将处於更被动的情况。

    他不讳言,林冠英在早前一直没有对闪选有明确的立场,直至开斋节期间出国,可能在那段期间冷静下来做出这个决定,因此他返国之后,开始提出闪选的可能性,中委会才讨论和决定。

    此外,他反驳行动党在槟城州闪选课题上被指不尊重盟友的说法,并表示行动党中委会在上周一(18日)才决定选选。当晚火箭一行6人就夜访公正党全国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位于武吉泗巖沫的住所,向她提出这个建议,而他们建议林冠英次日到该党的政治局会议汇报。

    他说,由于林冠英赴公正党政治局会议的消息走漏风声,林冠英最终没有前往公正党总部汇报。火箭也曾就此事,在雪州会见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讲解闪选事宜。

    阅读全文

  • 震惊全球的充公行动
    纳吉却置之不理

    最令人震惊的是纳吉和内阁部长对美国司法部通过被盗资产恢复行动令人吃惊的长达136页的诉讼,揭露了许多盗窃挪用和舞弊数十亿令吉大马人公款一事,丝毫不感惊讶。

    在大约一个月之内,我们将庆祝第59届国庆日和第53届马来西亚日,但是在过去三天是国家60年历史上,对不分种族、宗教、区域和政治趋向的所有大马人来说,是最可耻、侮辱和屈辱的日子。

    大马此前不曾在国际社会上遭受到此程度的谴责和死罪,被指是一个完全贪污和堕落的国家,一如美国司法部长林奇通过一项视讯现场直播的记者会上告诉国家观众,美国执法单位正在尝试为大马人追回遭贪污要员窃取的数十亿令吉,这笔钱原本是用来“发展大马经济和支援大马人民。”

    关于这笔遭“盗取并通过美国金融体系漂白,致富了数名要员和其伙伴”的数十亿令吉,林奇表示:“全球的贪官须清楚知道,我们将竭尽所能阻止他们拥有犯罪所得。”

    美国司法部在被盗资产恢复行动下长达136页的诉讼是一个“名声狼藉和恐怖的故事”,凸显了大马数个主要机构以及民主体系下良好施政的多重失败,不仅仅是首相、内阁、国会,也包括国家机构如警察、总检察署、国家银行、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和司法,并让如此庞大和令人难以置信的全球白领犯罪在他们的眼皮下发生。

    我发现最令人震惊的是,在过去三天以来,针对美国司法部通过被盗资产恢复行动以追回10亿美元与一马发展公司相关的资产一事上,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内阁部长对令人吃惊的长达136页的诉讼中,揭露的许多盗窃挪用和舞弊数十亿令吉大马人公款一事,丝毫不感震惊。
    纳吉和其部长们看起来并不完全对美国司法部的诉讼感到惊讶,仿佛他们在等待着这些行动,并已经排练好他们的答复。这并不令人惊讶,因为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是在去年9月开始就在被盗资产恢复行动2010下开始调查此案。

    这或许是为什么虽然司法部的诉讼文件中共提到34次“大马官员1”,但是首相和总检察长都假装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名字沒有被提到,而纳吉也可以采取美国司法部的诉讼仅是民事诉讼,而这项在美国进行的司法程序必须得以完成,在那完成之前,大家不能先有假设
    大马执法机构逃避责任的尝试是最弱、憋足和令人不满的,因为美国司法部民事诉讼是根据许多以p为了让一名罪犯或数个贪污份子获益的犯罪手法和活动,以盗窃、挪用、舞弊和诈骗数十亿令吉公帑提出的。

    例如,第108段提到,高达3亿6800万美元从一马发展公司联营公司转到美国“以资助刘特佐与其伙伴的奢华生活,列举了在2009年10月和2010年10月之间,”遭挪用的一马发展公司自己用于以下目的:

    (一)大约1200万美元支付给拉斯维加斯赌场Caesars Palace;
    (二)大约1340万美元支付给 Las Vegas Sands Corporation,是另一家赌场 Venetian Las Vegas的老板。

    在F部分的第220-225段,有关从一马发展公司在Aabar-BVI阶段遭挪用的13亿6700万美元的部分,说明了阿兹(纳吉继子,里扎阿兹)在2012年6月/7月时,"转了从aAabar BVI获得的至少4100万美元到一个银行户头,然后被用来偿还他、刘特佐和陈金龙 (Eric Tan Kim Loong) 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债。

    第223段(第66页)则记录了“在2012年7月10日当天或这段期间,高达1100万美元存入了刘特佐在 Venetian Casino(拉斯维加斯)户头,而记录显示刘特佐在那个日期前大概7天前开始在那里赌博” 。
    第225段有关在2012年7月15日的赌博时段,显示“数人与刘特佐使用他的户头一起赌博。这些人包括里扎阿兹、Red Granite Pictures创立人McFarland;一名《华尔街之狼》主要演员以及一马发展公司前首相投资员。”

    司法部在追回被盗资产行动以充公从一马发展公司窃取和挪用的高达10亿美元资产的诉讼文件的清单中,列举出完整的刑事活动,指向了一马发展公司资金涉及洗黑钱、舞弊和贪污的例子。这些例子都足够让有良知和位高权重的总检察署、大马反贪委以及警察忙好几年了以将罪犯正法,当然这也要这些执法单位认真维护法律和秩序,而大马还有法制!
    林吉祥

    阅读全文

  • 陆兆福说,行动党对林冠英被控事件,提出3个应对建议,即请假、不请假及交回给人民决定。

    他认为,若林冠英请假就陷入国阵的陷阱,因檳城会群龙无首导致州政府不稳定;若是不请假的话,那么就会受到很大的舆论压力。

    「我们认为,最好的方式是交给人民去决定,到底是否还支持林冠英领导的檳城州政府?」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16 火箭报 - THE ROCKET. All Rights Reserved.
DEMOCRATIC ACTION PARTY(MALAYSIA) webbed since 1996

Created by jengtong.